NA疯皇怨胸针

南北组糖厂员工,短篇是主业。

礼物


  洛天依今年不过16岁就已订了婚,这在村子里也是着实少见。
  哟,看,这不是人就来了吗?
  “天依,给。乐正家的人送来的礼物。”洛母笑着将礼物递给了洛天依,也不等洛天依说些什么,就自己出去了。
  洛天依张了张嘴,还是没说什么,而是把视线转向了礼物盒子。
  一个小手镯。手镯本身很普通,但那镯子上刻的“南北”二字却让洛天依看呆了去。
  这会是她自己刻的吗?
  想象着那人在灯火下,聚精会神刻着手镯,洛天依不禁小脸发红。
  那样子一定很美,洛天依心想。
  说到礼物,洛天依想起来,自己似乎也该给她做些什么了。
  还做什么呢?
  思考着,思考着,洛天依不禁回想起了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那是村子里的年会,那人跟随父母在外许久,寻得一年有空,便与哥哥回本家看看。
  在热闹的人群之外笑吟吟看着一切,被晚来的洛天依不小心看到了。
  沉醉在那亮堂的目光里,一见钟情。
  从此以后便一直想方设法与她接近,生怕她不声不响就离开。
  一日,在听到母亲说有人向自己提亲时,洛天依的内心是崩溃的。将自己反锁在屋内,茕茕孑立,一夜无眠。
  然而,当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踏进自己家的时候,洛天依感觉脑内世界已经放起了烟花。
  不知不觉间,也就做好了一个小人偶。那模样,分明就是那日斜靠在树上的她。
  这或许是洛天依最得意的作品了。
  然而,直到母亲告诉自己人家就要离开了的时候,洛天依也没送出去。
  最后的机会了,洛天依下定了决心。
  在村口见到她时,急急忙忙地就递出了礼物。
  看到了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惊愕。
  “带上它吧,会保佑你的。”
  “好。”灿烂的笑容。
  她把它放进包里,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洛天依很开心。
  “那我走了。”她道别了。
  “嗯我也回家了。”洛天依也是。
  目送她转身离去,洛天依忍不住大声喊道:“阿绫!你还会回来吗?”
  乐正绫停下了脚步。
  “那是自然,说好了会娶你的,不是吗?”

评论
热度(16)

© NA疯皇怨胸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