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疯皇冤胸针

南北组糖厂员工,短篇是主业。

在桥边06

  在房间里两人独处的这么个把小时,自然是令二人愉悦的。
  聊天很开心,但其实洛天依最感兴趣的却是乐正绫头上的神奇呆毛。

  这可是可以随情绪变化的呆毛欸。疑惑时摆成问号,开心时会摇晃,惊叹时、失落时也都有相应的表示。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呆毛才是本体?洛天依想起了动漫中常见的设定。
  呆毛王乐正绫什么的。
  想想都觉得好可爱。

  “所以最后决定唱这首吗?”洛天依聆听着优美的伴奏。
  洛天依初定的《大时代》被乐正绫PASS了。
 
  “啊啊啊那首那首先放一边了先别管啦。”
  乐正绫如是说。

  “就这首。”乐正绫暗松了一口气,毕竟是自己的第一首原创曲,不被嫌弃就是最好的了。

  更何况看样子洛天依还挺喜欢的。

  “这歌是阿绫自己写的?好棒啊。”听完一轮的洛天依发出了赞叹。

  或许这才是今天最让乐正绫愉悦的事了。
  瞧她现在的表情,都快飞升了。



  洛天依和言和走得更早,别过二人以后也未到日落时分。

  “那先去买菜准备晚饭?”洛天依笑得很灿烂,走路都不安分。
  “前辈心情不错啊。”言和笑,“看来和阿绫过得还可以嘛。”

  “最起码可以做朋友了。”洛天依是很开心的。
  但言和只能默默扶额,怎么前辈这么没追求呢。

  “今天我做饭,言和和过来吃吗?”
  “哦?前辈难得下厨,当然要。”言和激动了。
  明明自己就可以去当大厨的洛天依,却天天跑到言和家里蹭饭。

  以前不知道的时候言和还没说什么,但有一天吃了洛天依做的饭之后嘛…
  反正那几天言和天天吵着让前辈下厨。

  难道吃货对做饭有加成?来自对食物没啥要求的小天使的疑问。

  下午的阳光似一笔颜料涂抹在天空的西南面。
  或许是看不懂意义的抽象画。
  肯定意味着什么吧,洛天依心想。

……

  “喂?”
  “是我~我回来了,开心吗?”
  “欸,你回来了!”
  “听说你南下到小舞这边来了。” 
  “是啊。”
  “等我来!”

评论
热度(5)

© NA疯皇冤胸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