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疯皇冤胸针

南北组糖厂员工,短篇是主业。

【南北组】平淡无奇

微言心 星夏…
写文章一定要有中心思想吗?写着玩也不是一种错。生活一定要有什么目的吗?过得舒心不就好了。
这是南北组的一天,很普通的一天。没有主线,没有特点。
一早睁开眼睛看见怀里小灰毛的睡相,乐正绫习惯性地吻了她的唇。
也不顾怀里洛天依的挣扎,乐正绫蹭起来准备早餐。跟时间表不同已经准备出门的哥哥打个招呼,乐正绫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
把鸡蛋打进锅里煎着。忙活着煎鸡蛋而无暇理会环上自己腰的那双手。
“面包快好了,别忘了拿果酱。”宠溺的语气。
“唔,怎么可能会忘。”每天都这么说,可不提醒的时候也从来没拿过。
鸡蛋出锅,看着桌上的早餐,想吃的却是坐在对面的8字头小仓鼠。
今天的安排,嗯…《双向遗忘》。系列终结曲,剧情很棒。
“准备好了吗?”一如既往。
“那肯定啦。”绿色的眸子除了笑意就是爱意。
就像它倒映出的那赤色眼瞳。
把碗和锅洗干净。一看表,非常好,准时。
所以言和又一脸冷漠地看着两人十指相扣着上了车。
“要不是心华最近回台湾了…”腹诽的小天使。
乐正绫含着李子,然后送进洛天依嘴里的景象言和通过后视镜看得一清二楚。
依然冷漠脸。
十分钟,不说在一生,哪怕是一天都微不足道。又何况已经历百世的她们。
去到两人专属的休息室,最后确认一下各种问题…其实也没啥要确认。
待言和停好车来叫她们的时候,戴好墨镜的小天使对于南北组对唱情歌的行为毫无看法,真的没有羡慕。
其实歌早就练得很熟了,只不过今天才排到,在ok的手势下走出录音棚的南北两人决定吃个饭。
至于小天使,或许正在捧着咖啡和心华通视频。
不像乐正绫和洛天依那么清闲,言和最近都挺忙,忙着和女朋友刷视频的她已经一个月没好好吃午饭了。
至于心华对此有何看法,小天使表示让我们好好跟着南北组,这是她们的主场。
公司出门不远就是乐正龙牙的自助餐厅。偶尔乐正绫也会带着洛天依来,但一般情况下,两人还是喜欢叫外卖。没什么别的原因,就是懒。
反正外卖也是专门供应的,不点白不点。
但最近,管外卖的夏语遥小姐和心华一起回台湾了,于是周围仅剩的餐厅就只有龙牙的自助餐厅了…吗?其实还有乐正龙牙的其他餐厅。
跟在门口坐着的哥哥打了声招呼,乐正绫熟练地拉着洛天依走到了窗口的座位。
花了一秒钟思考着今天的菜单。乐正绫转身走进了迷宫一般的供菜区。
前前前左前左前左。
端着两盘菜,哼着歌回到座位。
然后被天依正在啃的鱼头吓得差点浪费了两盘子食物。
听到声响的洛天依懵逼地抬头,发现了一只眼眶里饱含泪水的阿绫。
果断把鱼头扔在一边,轻轻地抚摸着恋人。“阿绫对不起(>人<;)。我没想到阿绫会那么快回来的。”
感受着恋人凑上来的柔软的唇,乐正绫一下子就把刚才的事忘了。
洛天依一本满足。
“晚上吃什么?”洛天依开始例行公事了。
“唔,我们最近晚上都吃了什么来着。”乐正绫皱着眉思考,“来点川菜?凉拌鸡如何?”
“川菜啊,阿绫的胃没问题吗?”洛天依担心地皱了皱眉。
“没事的啦,不会放太多辣椒的。”用手抚平恋人的眉。
又一次坚决地拒绝了自家哥哥免单的特权,认认真真付了款的乐正绫又带着洛天依散步去了。
“阿绫,下午去星尘宝宝家玩吗?”洛天依提议。
“上周去摩柯那蹭了一周……好吧去星尘那。”
星尘家其实就在附近,于是两人也没有打算坐车,就顺着路走了过去。冬日午后的阳光并不会显得多么刺眼,反而在寒冷中带来了一丝温暖。零零散散的行人在街上穿行,绿道中偶尔也有自行车经过。
非常的舒心。看着挂在自己手边的洛天依,乐正绫心下满足感爆棚。天依的笑颜真的炒鸡萌啊有没有。自己能享受到真是太幸福了。
发着花痴的乐正绫并没有发现自己的眼神如何。也没有注意到洛天依的脸已经凑上来了。
好吧,绿道里也没什么人,没什么问题的是吧。
“于是你们就来我家玩了?”钴蓝色头发的少女将两人迎进家门。四马尾这种逆天的发型也是着实少见。
“怎么了星尘宝宝,不欢迎我们吗?”洛天依一副泪汪汪的表情,眼里却掩不住笑意。
“哦,我知道了!星尘宝宝是等不到语遥寂寞了?”
行,两人还不忘秀一秀。好在星尘抗性很强。
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在家庭ktv里度过了。
轮流独唱外还有各种情歌对唱什么的。
累了。告别了星尘,两人又慢悠悠地走去超市。
“嗓子有点痛…”乐正绫清咳了两声。
“叫你高音狂魔?嗯?嗓子痛开心了吧。”心疼的天依试图从包里拿出薄荷糖,“晚上别做川菜了。吃点清淡的吧。”
“唔,好吧。回去煮汤?”乐正绫提议到。
故事就这么结束了。是的,没了。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自己脑补吧。
晚上的事,是诗人的领域,一般人,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评论
热度(8)

© NA疯皇冤胸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