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疯皇怨胸针

南北组糖厂员工,短篇是主业。

【南北组】那虚无的梦寄托着我们的遐想

果然是文不对题

没糖?反正我写的时候觉得有点压抑


  穿着天蓝色衣服,梳着∞字辫的小灰毛正收拾着自己的店铺。

  难以想象,这看起来不过16岁的少女却是这间店铺的主人。

  这么听起来,另一件事更让人难以想象:这是全世界最有人气的店铺。

  很神奇,不是吗?

  其实还有更神奇的,这是一间不以金钱为交易金的店铺。这里不收取任何类型的货币乃至一般等价物。

  这里卖的是“世”,就是转世的世。

  把洗干净的盘子擦干,雅音宫羽觉得现在已经是吃饭时间了。

  事实上她才刚吃完没多久…

  今天目前为止还没有客人,或者说,今年到目前还没有客人。

  虽然店的人气很高,但真正能有缘找到店铺并且有能力成为客人的人很少。

  连给客人准备的桌椅都沾灰了。雅音宫羽叹了口气。唉,要不是我还没吃够,肯定早就去打扰了,她如是想着。

  权衡着给客人留下好印象还是自己先吃个够,雅音宫羽表示自己很有职业道德的去擦桌子了。

  为客人服务真的很令人开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它呢?”来自无聊的正坐在客位上的雅音宫羽。

  她在等着,等着那个愿意接受诅咒的人,无论是谁。

  是的,诅咒,作为这家店永远的店主的诅咒。

  真正说起来,雅音宫羽已经掌管这里很久了。

  她想要买自己的“世”,而已。

  “等着我,我会去找你。无论一千年,一万年,一亿年,我一定会找到你。”

  这是她的承诺,虽然对方是谁自己早已遗忘,但她跨越时空的思念仍在。

  清脆的风铃声飘过,雅音宫羽知道,又有人来了。

  

“尊敬的客人,请问您有什么需求呢?”

  为来者沏上茶,雅音宫羽例行公事般说到。

  穿着红色衣服的棕发少女,也就是“客人”,却摇了摇头。

  “我能在这里休息吗?就借个位置坐坐。”她这么问到。

  她的眼神充斥着纠结。

  “唔,没问题的,请自便,如果有要求就说吧。”顺口,雅音宫羽就答应了。

  说罢才感觉到奇怪,自己居然会莫名答应这个陌生人的要求。但话都说出去了,也就那样吧。

  没几个小时那人就走了,其实这还是雅音宫羽被风铃声惊醒了才发现的。

  莫名感觉到一阵空虚的她决定早点关门好好睡一觉。

  “放心吧,我什么时候食言过?等我这次回来,定用八抬大轿,十里红妆,满堂宾客迎你进门。”

  雅音宫羽那晚做梦了。

  很奇妙的感觉,一个什么都不记得的人,居然还能做梦。

  那人究竟是谁呢,梦中的那个模糊的黑影。她迷茫地看着天,胸中的痛苦让她恐惧。为什么会这样?

  心中的恐慌让雅音宫羽连吃这一项唯一的爱好都放弃了。

  无助的坐在前台,等待时光慢慢流逝。

  

“叮铃。”  

  清脆的风铃声又响起了,雅音宫羽不得不强迫自己摆出笑脸。

“尊敬的客人,请问您有什么需求呢?”

  “不了,就坐坐可以吗?”

  让雅音宫羽惊讶的熟悉声音,熟悉的棕发红衣身影。

  但惊讶之余,却又感觉到莫名的安心。

  “当然可以。”

  带着些许愉悦的心情,雅音宫羽又跑去忙着给客人沏茶了。

  “呐,你叫什么名字啊?”

  “…”

  被无视了…雅音宫羽有些小生气,嘟着嘴跑去趴台了。

  却错过了少女心疼而且悲伤的目光。

  “到如今,重唱此曲却已无你。”

  又做梦了。当雅音宫羽醒来的时候,那客人已经走了。只留下洗干净的茶杯。

  月光照亮了客厅,却照不亮心中的路,驱不散内心的阴霾。

  唯一的进展,是那模糊人影的赤红色的双瞳,像她一样。

  从此,她每日都来,却从不开口。

  直到那天。

  “我想成为这里的店主。”她这么说到。

  “店主的转移是强制的,从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就是店主了。”

  “这样啊…”她低下了头,换了一副笑脸“尊敬的客人,请问您有什么需求呢?”

  “我想买回我的世。”深吸一口气,雅音宫羽说出了她最想说的一句话。

  “成交。”

  在转世前的最后一刻,雅音宫羽终于看清了那模糊的影子。

  “我叫绫彩音。”少女最后说到,“等我。”

  …

  洛天依迷茫地走在街上,自己苦等那么多年,最后却依然没等到吗?

  “阿绫…你在哪?”洛天依不止一次哭泣着。

  如果没有你,那转生有何意义?

  洛天依走了。星球最有名的歌手,走了。乘着“粽子”飞行器。

  “警告!动力系统出现未知错误,即将迫降。”

  摔得迷迷糊糊的洛天依,隐隐感觉到身上的柔软触感。

  待到双眼恢复,洛天依已经说不出话,只能呆呆看着面前人。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评论
热度(16)

© NA疯皇怨胸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