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疯皇怨胸针

南北组糖厂员工,短篇是主业。

苏沐橙的童话世界 番外篇 一[童话paro???西幻paro][喻黄][双花]

阴暗的森林,嘶吼的狂风,扭曲的丛林,诡秘的城堡。
这里,是吸血鬼的地盘。
烛光摇曳,在杯中摇荡的红酒倒映出白净的脸。
这本是一幅很有气氛的画面,然而…
一道闪电从窗口劈下,神灵的赞歌响彻云霄。
“渣渣吸血鬼,滚出来受死吧!本剑圣受人之托前来替天行道!快给我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
扶额,吸血鬼先生表示生无可恋,来谁不好,怎么就是他呢。
不过,无伤大雅。好歹吸血鬼先生也是与封神仅一线之差的人。
属于吸血鬼的哀歌奏响于天地间,刹那间竟压制了自称剑圣的人的赞歌。
“黄少天,你闲着没事干来我这有何贵干?”吸血鬼先生浮在空中,无风自动的披风平添了一丝帅气。
“我靠你竟然敢直呼我的姓名,知不知道尊重神灵的,本大爷可是剑圣夜雨声烦!黄少天是你能叫的吗?是你能叫的吗?我刚才说的话你都没听吗?都说了我是来替天行道的你听不懂吗…哎呀卧槽你居然偷袭,靠你以为我怕你吗?接我一招!”
并没有耐心等到面前这个话唠把话说完的吸血鬼先生已经提起了自己的大剑。坚毅的面孔上泛着红光的眼睛引人注目。
妈蛋,说好的帅气优雅的血族绅士呢,画风不对啊。剑圣的内心咆哮着。
看着对手挥下的重剑,剑圣夜雨声烦手中光剑带着残影就刺了出手。
然后他就后悔了。
好不容易稳住了被一剑劈飞的身形,剑圣脸上已经全是凝重。再话唠的他,此时也没心情再瞎说垃圾话。
“剑圣手下不死无名之士,血族,报上你的名号来。”
“落花狼藉。”淡淡的吐出这四个字,不顾夜雨声烦大变的脸色,吸血鬼先生又掏出了自己的第二把大剑。
“居然是你!你当年不是被神界驱逐了吗,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还有,为什么会变成吸血鬼??”
“你知道吗,人们叫我吸血鬼,不是因为我是一名血族,而是因为,我的嗜血之力!”说话的同时,落花狼藉手中的大剑已经挥动了起来。
如同风暴般的血色剑光扫荡而来,夜雨声烦却不着急动手,仔细观察着对手的动作。
据当事人黄少天后来反映,这是他见过的最疯狂破绽最多的打法。
机会主义者的利刃直入对方露出的弱点。对自己速度非常相信的剑圣并不觉得对手有能力躲开这一击。
事实上,对手也确实没有躲开,更准确地说,他没有躲。光剑轻松的戳到了吸血鬼先生的身体。然而,除了迸出血花的视觉效果之外,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是的,硬扛了剑圣的一记重击的落花狼藉,竟是毫无反应,反而是他趁着夜雨声烦发呆的时候,一剑拍在了他身上。
迎接了重剑一击,夜雨声烦被直接打到吐血。
然而,就在落花狼藉准备乘胜追击的时候,背后传来一阵阴暗的气息。
诅咒,这是术士的能力。
“哦?剑与诅咒吗?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啊,有生之年还能见识到这个传奇组合。”挥剑打散诅咒的落花狼藉并没有停手,而是继续追击剑圣。
紫色的流光在空中闪烁,那是剑与诅咒之中的“诅咒”索克萨尔。
“没想到居然是你呢,孙哲平前辈。”微笑的索克萨尔唤出了落花狼藉的真名,“虽然没想到我们这次的目标会是你。但是我们的理念你应该是清楚的,对不住了前辈。”
“哼!喻文州,我就算负伤,可也没有沦落到连你们都畏惧的程度。”
来自落花狼藉的毫不客气的回击。
毕竟也是早在百年前就已经封神的人物,就算是被驱逐出神界、夺取神位、甚至是负伤,也绝对是主神水准的战斗力。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小看了剑与诅咒的人,几乎无一能存活。事实上,剑与诅咒的战斗力比起一般的主神来说还要强上一线。
配合亲密无间的两人,可远不是1+1= 2的关系了。
剑光与术士魔法在空中穿梭,不时的还闪烁出几道强烈的白光。
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孙哲平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面前的两人。
“前辈对不住了。”
“受死吧受死吧受死吧。渣渣居然敢打我队长,现在撑不住了吧知道错了吧。赶紧投降说不定神王还可以因为你的实力而给你降下救赎。”
“哼,你真的以为就凭你们这样的实力足以让我投降吗?你们确实很强,非常的强,比我预想的要强很多,但是你们还依然不够啊。”
听到落花狼藉你这么说,索克萨尔皱了皱眉,似乎自己好像什么东西没有想到。
“出来吧,我的奴仆。”落花狼藉对着身后的城堡喊道。
“遵命。”英气的声音自城堡里传来,伴随着的是一个闪烁的身影。
腰间的弹药包,手上的双枪,以及背后的小辫子,都诉说着这个人的身份。
“百花缭乱,居然是你?没想到你居然变成了吸血鬼的奴仆。”索克萨尔脸上此时也有了一丝惊讶。
“我可是自愿来陪着大孙呢。”百花缭乱转着枪,深情的道。
“既然你们同时出现在这里,那就是说,要重现百花最强大的战术:繁花血景了吧!”
“繁花血景这种古老的传说,就让我们剑与诅咒尝试一下吧!”剑圣已经迫不及待了。
“既然他们这么期待,乐乐,我们就上吧!”
“好嘞,大孙!”

评论
热度(13)

© NA疯皇怨胸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