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疯皇怨胸针

南北组糖厂员工,短篇是主业。

【南北组,不喜星尘避雷,BE】距离

  “真想和自己喜欢的人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哪怕分手都好。”

  这是洛天依发的最后一条微博,暂时的。作为一个小有名气的睿站歌手,她的微博不缺粉丝,她也乐得在微博分享一些自己的感想。

  至于别人的评论,她倒是不怎么看。千人千面,想法这种东西,说不清,争不赢,谁都不会服谁。“你这过的还真是佛系人生啊。”闺蜜星尘经常这样嘲讽她。每次她都只是还一个白眼,毕竟性格这种事,她就是这样。

  不过不同以往,这条微博倒是受到了星尘的格外关注。

  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星尘就知道,洛天依肯定内心又出毛病了。从小她们认识开始,她就知道洛天依有些微的抑郁。

  于是那天和洛天依一起去吃饭的时候,她特地去请洛天依吃了顿好的。这个吃货肯定不会因为心情而吃不下东西,化悲愤为食欲是她的特长。

  “尘宝。”洛天依也明白,自己这些事是瞒不过从出生开始就一起摸爬滚打了二十年的星尘的。索性她就直接说了。星尘轻车熟路地凑得离她近了一点,把自己的肩膀让给她——她早知要这么做,所以没有坐到洛天依对面而是坐在了身边。

  “又想到什么了?又是她吗?”

  “不然呢。”靠在肩上抱着星尘不方便动手,星尘只好夹菜喂给她。

  “唉,也是。”星尘默默喝了口饮料。

  “尘宝……”

  “不能喝酒,不要想。”

  “哦。”洛天依怏怏地摆了摆头。

  “好啦,别这么丧。下个月还有她的演唱会呢。”星尘也不好意思放她这样了。

  “啊对,演唱会!”说到了洛天依在意的话题,她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坐直了起来,“阿绫下个月月初的演唱会!”

  “你难不成忘了吗?……”扶额,果然是精神出问题了。

  “啊啊才没有呢。”洛天依已经春心荡漾傻笑了起来,“我已经收到了咱俩的门票来着。”

  “行行行。”

  “唉。”话锋一转,洛天依又失去了些许神采,“不过绫绫那种万人迷,人气比我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我怎么能配得上她呀。”

  该考虑的似乎不是这个问题,不过星尘也不会去刺激她,顺着她的话说下去总是最好的,“哎呀,我们小天依还担心这个问题吗?你的才华哪里弱了,嗯?”

  “诶!?”

  “又会作曲编曲,又会填词还能自己唱,除了pv是我帮你画的,你哪里差了?

  “而且,你明明最适合和她合唱了不是吗?”

  “是……吗?”洛天依顿了顿,喝了杯葡萄汁,绽放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

  星尘都不免脸红了一小下。说实话,洛天依微笑起来好看极了,但她很少这样笑。平时的笑容,不论心情如何,都有那么些,假。

  “那我去看演唱会的时候要把我那一盒情书带去。”

  “好呀。”

  洛天依说的情书是她几年来一点点积累起来的。过一段时间心里的想念要溢出来了,就写一封情书。

  这是洛天依的原话。星尘曾经不太理解,毕竟和洛天依一听绫的声音就坠入爱河不同,她一直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人。

  不过星尘也不着急,她还有的是时间。

  可是,洛天依呢,她还有多少时间呢。每次想到这,星尘就难免心痛。

  两人散伙时,洛天依心情也不错。不过深知洛天依的情况的星尘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放下心来,她还是嘱咐了一下自己的另一个好朋友,洛天依的一位室友,好好照料一下洛天依,如果有情况,还要记得通知她。

  虽然当晚自己实在困了,提前睡了觉。可第二天早上,她还是收到了洛天依回去一顿痛哭的消息。

  星尘心里一抽,最终只能叹了口气。

  她们都很清楚,无论如何优秀,如何有才华,如何美丽,洛天依都是不可能和乐正绫在一起的。无关乎性别,无关乎地位。

  只是因为,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们当然去了演唱会,洛天依也如愿以偿地送出了情书。洛天依笑得很愉快,星尘也是。这可能是星尘近几年来第一次看到洛天依这么开心,发自内心的开心。

  最后,她们还在会场门口拍了照。

  “我这辈子是栽在绫绫身上了,但是尘宝可不能这样啊。一定要快点找到另一半哦!”

  “嗯,当然。”

  星尘有些怀疑,当年自己是不是亲手将洛天依推进了深渊。

  将洛天依推进了名为虚拟歌姬的深渊。


评论
热度(9)

© NA疯皇怨胸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