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疯皇怨胸针

南北组糖厂员工,短篇是主业。

【南北】四签名 第一篇 室中人1

乐正绫一大早起来就看见洛天依坐在沙发上盯着一张纸条沉思。

“在看什么?”

“现在还有什么能比昨天我们找到的东西更重要吗?”

乐正绫默然,自己的搭档外表上看总是个十足的逗比,可是当她外在都已经开始认真之后,就意味着这肯定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了。

事实上乐正绫也知道这是一件什么事情,而现在她正要去做的,就是去整理案件记录,做成笔记。案件记录她倒是已经熟记于心,毕竟才刚刚结束的案件,她不可能忘。

但是笔记,正是她现在准备要下笔的。就在她在客厅窗边设置的工作台上。熟悉的钢笔和墨水的香味让她安心,可是,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啊啊阿绫,今早我把你的墨水拿去做实验了,你有空再买一瓶吧。”

“我就说我桌子上少了什么东西,你要给我买!”

……

我的日常总是从和她莫名其妙的小打小闹开始,正如你们所熟知的那样。但不可知的未来,偶尔会给我们带来惊喜。

但是事实上,我们最近的生活并不是那么的平静。所谓的平静,指的是除了两个人在家里玩耍之外还能偶尔接个小案子。而不平静,正是因为最近发生的这一个,刚刚结束的案子。

这一件事,让我们发现了一个可能隐藏得很深的秘密,而且,就在我们身边。关于那个

……

“天依,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如果你今天再不去把你最重要的那个箱子搬回来,就没有机会了。”

“呀,说得对!”她停下了手里的飞镖,“那还等什么呢阿绫,赶快出发吧。”

“不,不行。”

“啊?为什么啊?”

“至少要先吃点东西。”

  如此对话我也不知道每个月都要经历多少次,我这个堪称世界“著名侦探”的好友,却总会在细枝末节的小问题上让人感到不明所以。

  那天,是天依在楼下储藏室中寄存箱子有效期的最后一天。如果再不去拿的话,指不定哪天就永远消失了。我本以为她会更早注意到这件事,并且自己去解决,可那天中午的这段对话,着实告诉了我不要对她抱有太大期待。

  这种限定时间的事情还是让我来记录比较靠谱。她的话,只需要负责好好用脑子去破案就好了。

  就像我常说的那样,我真担心她这样一个人到底要怎么才能生活。

  那时我们都没有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以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背后那些我们直到现在还远远想象不到的事。

  “箱子挺沉的对吧?”我和天依确认了一下,如果她一个人不太行的话还是我和她一起去好,毕竟她体力真的不太行。

  “唔,是。”天依的样子应该也比较苦恼怎么把箱子拿回来。最终还是我们两人一起去了。

  说到这个储藏室,为了后面能把事情解释清楚,必须要好好地说一说。储藏室是小区的一项很棒的保护服务,最早呢是提供给需要出远门的住户的。为了防止自己某些东西丢了不见了,甚至防止自己家被偷了重要的东西没了,小区为每位业主准备了一个保护舱,说白了就一箱子。自称安全系数很高,小区负责管理。

  但是由于维护起来非常费力,一般来说只给业主提供两个月的完全保护期,保护期过了如果东西丢失小区就不再负责了,甚至不定期的,小区会处理掉过期储存品。

  所以两个月之后呢住户一般都会把东西拿回去,之后如果有需要也可以再一次寄存。如果实在是两个月不够,也可以申请续期,但必须有足够的证明是本人要求才行。

  事实上,这项服务并不是常规需求,所以储藏室实际上很少有住户会去。使用这项服务也是需要另行付钱的,但实际上由于管理机制的执行不到位,实际安全系数并没有宣称的那么高。

  我们此行要去拿的箱子,就是天依曾经负责过的一些案件记录,上一次我们追查违禁品的时候(那一件案子应该在前面的笔记中有详细的介绍),把箱子寄存了起来——虽然我对家里的安全比较放心,但是天依似乎不这么觉得。

  结果回来之后我们,主要是她,就把这件事放在了一边。而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你们是哪一栋的?刷卡!”大门口的保卫员拦住了想要直接进去的天依,无奈,刷卡的事总是我来干。

  虽然如此,平时的天依也不会这么做。我正想埋怨一下为什么这么着急的时候,天依回头严肃地看着我。

  我立刻知道有不对劲的事情发生了,当然,我并没有察觉到任何迹象。大门进去之后就是分流到各个楼栋对应的储藏间的通道了。巧合的是,我们的储藏间离大门不远,就在第一个右拐的路口。

  “有些脏,灰尘很多,不太对劲。”

  脏?我当时并没有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每个储藏间都有管理者的宿舍,负责检视进来打开箱子的住户和确保箱子保险机制的运作。

  管理员都居住在这,但是实际上管理员并不会24小时呆在里面,至少会出去吃饭。”

  没错,确实如此。我想了一下,事实上我们和我们这一间的管理员挺熟的,因为我们经常需要出去,天依喜欢在这里寄存东西。而那位大叔也提到过,因为换气系统不是特别灵便,一般来讲宿舍里不能做饭,必须要回家里去吃。

  “但是这里有需要打卡。意味着管理员不能整天在外面玩,划水,至少要在这里待够一定的时间。”

  “啊原来如此。”我姗姗明白为什么说灰尘多不太正常了。

  储藏间的大门非常厚重严实,打开它也挺麻烦的。我们等待电子锁解除之后就尽可能快的进了屋。

  下一个瞬间,我便捂住了鼻子。天依反应更是迅速,立刻拉上了身后的门。

  我们对视了一眼,看向了源头。当然,就是穿过各个储藏柜,最后尽头的管理员宿舍了。


评论(2)
热度(7)

© NA疯皇怨胸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