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疯皇怨胸针

南北组糖厂员工,短篇是主业。

【南北组】元宵贺文


  房门打开的嘎吱声堪称刺耳,可是,并没有对房间中的人造成什么影响。没有什么兴趣,也没有什么精力。她甚至没有睁开双眼。即使脚步声已经步步逼近。

  她也有思考,并不是完全没有转脑子。这个脚步声是她没有听过的脚步声,不认识是谁。不过想来也就是换了个人来给她送些吃的吧,像她这样的人,不会有人想来理她的。

  脚步声停下了,预料中放下东西的声音却没有响起,反而传来的是锁链的声音。

  身体突然觉得一轻,乐正绫诧异地睁开了双眼,看到了让人更加惊讶的场面:

  长着翅膀的女孩。

  “……你是谁?”

  “天使,”长着翅膀的那个女孩笑得很甜,“希望的天使。”

  “天使…”双眼迷茫,嘴里嘟囔着,乐正绫摇了摇头,“骗谁呢,我这样的罪人怎么能见得到天使。

  “等待我的,应该是地狱。”

  天使抚了抚乐正绫的脸,擦掉了她脸上的灰,眼中满是心疼。

  “你也相信自己是罪人吗?”天使解开了乐正绫身上的锁链,“谁都可以相信你是罪人,但你自己不行。”

  乐正绫愣愣地跪在天使的面前,眼泪滴滴答答打在地上。她没有哭出声,却比有声更加让人心疼。

  沙哑的声音像刀一样割在天使的心上,刺激着她数百年前就早已封印在心的记忆。

  希望的天使俯下身来,抱住了她思念了无数年的人。

  “去吧,我将还你一个幸福的生活,当然,更要靠你自己。

  “一定要相信自己,照顾好自己。”

  乐正绫目送天使消失在了空中,自己去寻找自己的路了。

……

  “你,”庄严的声音听起来不容置疑,大天使威风依旧,“去放走了那个罪人?”

  “她不是罪人。”希望天使没有激烈地反对,即使这个人对她无比重要,天使的心也容不得她激动,“我相信我看到的希望。”

  “当然,你说的她肯定不是罪人,但是,”大天使转过身来,“不能让那个家伙回来。”

  “自然,我会负责解决它。”预料之中的事,她必然是早已想好了计划,为了这一天她准备了这么久,不会为任何困难所阻挡。

  “那你的意思是,你要亲自去吗?”

  “是的。”

  “哼,你还真是很喜欢她啊。”大天使冷笑两声,展翅飞起离去。

  “那就交给你了,不要给高阶天堂丢脸。”

  流着泪的天使伸出手,在空中虚抓了抓,像是要抓住什么失去的东西。

  “等我,阿绫。”

  她褪去自己作为天使标志的衣装,坠下凡间。

  从现在开始,她只是一个肩负着天堂使命的人类,作为一个人类,追逐自己的梦想,即使身负天堂的使命,天使的身份也不再是束缚她的锁链。

  就像从前一样,她,洛天依,会在家做好准备,等待着归来的乐正绫。

……

  乐正绫漫不经心地走在大街上。虽然说她确实跑了出来,从那个囚禁着她的监牢中跑了出来。没错,就在那个天使的祝福下。

  她当然也不想被囚禁着,哪怕自己早就习惯了囚笼中的生活。可自由,终究拥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事实上,现在想回去她也回不去了。从笼中逃出来之后,她就失去了意识,等她醒来,她已经在城市中了。

  说来也很奇怪,虽然并不记得究竟有多久,但她可以肯定,自己被囚禁的时间绝对已经长得出奇,以至于这个她一直居住的本应该无比熟悉的城市她已经不太认识了,但她的身体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这简直让她无法理解。

  不过这些问题都不能怎么困扰她,现在最困扰她的是那个她一见如故的天使。

  她是个杀人魔,虽然她知道,自己从来没有杀过人。但是每个人都是这么说的,审判流程也公开,证据充分。甚至让她都开始怀疑自己。这个背叛了她的世界真的容得下她吗?

  她听从了天使的话,也答应了天使的要求,至少,在心里默默承诺了。

  可是呢,她再怎么想要怀揣希望努力生存,她首先要有生存下来的资本。可,衣食住她一样都没有。

  她甚至没有家。

  到底该如何是好,她也没有个准。所以她只能漫无目的在街头漫步。从日正当空,到黄昏迟暮。她也只能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

  从商店里看来的日期告诉她,现在三月初,按她的猜想,正是人们回到这个大都市的时候,即使不像平时那般繁华,放眼望去也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身无分文,即使饥饿也只能无所事事。

  天上突然落下了水滴,下雨了。

  乐正绫不能再走了,她呆站在某个商场的屋檐下,看着雨帘发着呆。雨很大。

  大雨总是急着来,也急着走。但雨停了,太阳也已经不在了。乐正绫依然惆怅。

  就在月的光芒洒在大地上之后,希望的灯塔也向她亮起了光。虽然眼中依然是街道,已经变得空旷的街道,但和白日的不同已然不仅是人数多少,直觉,直觉给了她前进的方向。

  有人是在等她的。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直觉,她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她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相信这直觉。

  但她无路可走,不是吗?她只能向前。

  那是一栋公寓,顶楼。顶楼一整层是一户房,而且,房门并不是关着的。她踌躇在楼梯间。这里肯定不是她         曾经的家,她再怎么被囚禁,也不会忘记自己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在何处。

  “来了,就进屋呀。”房内传来邀请她的声音。似曾相识的声音。可是在没有看见的情况下……那人真的是在招呼她吗?或许是别人正好有客人什么的也说不定。

  “哎呀阿绫别想了,进来吧。”

  指名的邀请打断了乐正绫的胡思乱想。她这一次听清了这个声音,就是那个天使。这就是似曾相识的缘由了吗?

  推开了房门,如她所想,桌子上摆满了菜肴,令人垂涎——早在刚才站在门口的时候,她就闻到了飘出来的香味了。

  “阿绫,晚上好啊。”从厨房端着盘子出来的,是一位穿着蓝白色衣着,长着一头柔顺的灰色长发的少女。那绿色的瞳,无疑就是她所见的那位天使。

  “是你吗?”乐正绫开口问,长久没说话让她的声音都沙哑了,“那个天使什么的。”

  “是我呀。”那人一副稀松平常的样子,把手上的菜放在桌子上。

  “饭虽然煮了但是还要好一会儿才熟。你可以先去洗个澡,欢喜的衣物在卧室的衣柜里哟。“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洛天依偏过头疑惑地反问着乐正绫。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乐正绫顾不上眼中涌出的泪水,顾不上心中的异常,她闭着眼吼了出来,随后失去力气瘫坐在地。

 “这还要为什么吗?”洛天依叹了口气,蹲在乐正绫身前,摸了摸她的头,“我们不就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如果硬要说今天为什么这样做的话,那就是为了接你回家过元宵节?”

  乐正绫抱住了面前的人放声大哭。

  乐正绫猜到了,这心中的异常情绪,她不熟悉的这种情绪。

  大体就是幸福感吧。

  “我叫洛天依,今后请多指教。”洛天依轻轻用手托起了乐正绫的脸,正视着她,擦去了脸上亮晶晶的泪,“就像从前一样。”

  “嗯,天依。”

  就像从前一样。


评论
热度(12)

© NA疯皇怨胸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