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疯皇怨胸针

南北组糖厂员工,短篇是主业。

【南北组】秘密 HE 未来,未来 接间章(4-3)

伴随着轰隆声,巨大的石门打开。“这里是我的实验室。”乐正绫伫立在门口,没有急着进去,“如果你准备好接受真相了,我就会把发生了的一切原原本本告诉你。”

乐正绫紧紧地握住拳头,眼泪在眼眶中不住打转,但是因为背对着洛天依,洛天依并没有看到。

“真相,你要……不,我们都要,做好觉悟。”

洛天依闭上眼,回忆着自己今天所经历的一切。她依然相信着乐正绫,深深相信这个她最爱的人。因此,她要知道真相,她要知道,究竟乐正绫是怎么看待她的。

“我,准备好了。”

乐正绫沉默,随即又恢复了过来。“走吧,边走,我跟你边讲。”

……

我是一个吸血鬼,似乎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奇生物。我们家族和人类的一个家族世世代代交好,可是,在一次吸血鬼各个世家的战争中,我的家族落败。更为悲剧的,那个人类家族也被灭族了。

于是,当时尚年幼的我,带着刚出生的一位姑娘,跑到了我那时最好的朋友家借宿。在很长一段时间内。

那个女孩,就是洛家的洛天依。而我最好的朋友,就是言和以及同居的心华。为了保护没有作战能力的洛家最后的子嗣,我们为这个女孩起了一个新名字:雅音宫羽。当然,我也一样,那段时间,我被称作“绫彩音”。

最后,我和她们二人深思熟虑,将我其实是吸血鬼的事情还是告诉了雅音宫羽,那已经是十几年以后了。但是,我编造了一个她的家族世世代代是我们的侍从的谎言。为了让她留在我的身边。

由于我带她逃走时她不过一岁,当时对这些事情毫无认知,也导致听到这件事情对她的内心造成了很大的震撼。

她那晚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任凭我们怎么敲门,她都没有回应。我很担心她,但是我们选择最终她的决定,让她自己静一静。

第二天她就自己出来了。我们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她不仅听进去了昨日我说过的话,而且,已经开始贯彻于心了。

也就是说,她彻底将自己作为侍从来看待了。无论我怎么劝,她也不再转意。

事实上,当时的她,应该已经不再是以往的洛天依,她真正变成了雅音宫羽,同一个身体里的另一个人格。无他,我们就只能这么接受了。

长大之后呢,我就搬回了自己在山中的家,当然,由于要上学,主要还是住在城里,在那里我也买了一套小房子。雅音宫羽呢,就和我一起上学,在别人面前是同学,真实身份却是我的侍从。

毕业之后,她就一直待在山中的家里帮我照看了。而那时,我和言和都热衷于研究,言和是机械专业的,而我主修生物。

我在暗中探查到了消息,关于人类以外的消息。心华也是武道中人,和我一起搜查了许多。最终,我们有了当年下手的势力的线索。不过,想要为我,为洛天依,甚至是为言和的家族、心华的家族报仇,首先,我们需要力量。

巧合的是,正在这时,我们偶然知道了潘多拉魔盒的下落,并且得到了它。融黑暗与光明一体的潘多拉魔盒,无与伦比的力量隐藏其中——我是这么相信的。

于是,在我们的一次商谈中,我说服了言和以及心华,拿走并研究起了潘多拉魔盒。结果是,我提取出了神秘的物质,能够用于改造人体的物质。

所以,我开始在生物体上实验,但是,实验用的饲养动物虽然能够完成实验本身,但是由于没有意识,它们的行为不太受控。

为了测试有意识的生物会发生什么样的反应,我开始思考人体实验的可能性。就在这个时候,雅音宫羽挺身而出,想要作为实验素材。我坚决反对,因为这个实验本身不需要让她参与,想要让她获得超越人类的力量,只需要等待时机成熟,唤醒她原本的人格,然后对她进行初拥就可以了。

可是,雅音宫羽无论如何都要求对她进行人体实验。所以,在我再多次测试了实验之后,我终于对她进行了人体实验。

这或许是我做过最错误的决定。而且不单单是一次,而是一错,再错。

人体实验成功了。类似传说中吸血鬼的死对头“狼人”的能力降临在了雅音宫羽的身体上。但是,正如之前的小白鼠们一样,雅音宫羽也失去了意识,成为了单纯的战斗机器,而且,无法控制。

无奈,我只能用我自己的力量将她击败,暂时封印了起来。但是。我无法接受自己最好的朋友,一直以来的伙伴,变成这样一个傀儡。所以,我在告知言和以及心华实验失败,自己不会再这么做以后,暗地里继续了自己的实验。

当时言和辅助我实验的工具才不过正好全部完成。我以“用来警示自己”作为理由拿走了其他的器械。

回头看,我当时,已经完全沉入了心魔的控制吧。第二次的实验在半年后开始了。内心细腻反应迅速的言和发现了我的异常,来到了我的实验室。

很不巧,当时正是第二次实验的那一天。我恳求言和不要中断实验,但是言和并没有听我的劝告,关闭了实验仪器。

结果是,半完成的实验刺激了本该一直处于沉睡状态的雅音宫羽,再一次激发了她的精神。混乱之中,言和,被雅音宫羽杀了。

撕成了碎片。

无论是失去哪一位朋友,都是我无法承受之痛。愤怒悲伤冲昏了头脑,我狠狠地击败了雅音宫羽,将她打得遍体鳞伤。

还好,我清醒了过来,没有在造成我再失去一位朋友。我“冷静”了下来,选择了继续实验。

雅音宫羽的存在,被从洛天依的大脑中抹消了。洛天依的主意识恢复了过来,却失去了很多记忆。

我于是将她抛在了街角,暗中注视着她,假装与她偶遇。以自己是她的老同学为理由,带她回了自己的家。

然后,又借着日常生活,重新和她打造关系。

为了不让她内心的杀戮机器觉醒。

就是在那时,我发现了,洛天依对我的感情,绝不是朋友这么简单。她会那么轻易地认同我这个“陌生人”和她的关系,完全是因为内心的深处,她是喜欢我的。

对待恋人的喜欢。

我为了保护她,就借用了这一层关系,以此诱骗她和我去到了森林中的家,让她一直待在家里,教她打猎以至于不让她太过无聊。改造过的身体即使是未觉醒,一样拥有常人望尘莫及的力量,我不担心她会在狩猎中受伤。

但是呢,我有不能让她发现的东西,就是我的实验室。一旦她再一次因为刺激觉醒了,就再也无法拯救她了。

可是,从搜查中返回的心华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几年发生的事。所以,她打算夺走放在我手中的潘多拉魔盒了。

我便早早出门,准备迎接她,并和她讲清楚事情的一切。

后来的事,我想我不必再说。

当然,我应该也不需要强调,洛天依或是雅音宫羽,究竟是谁了。

……

洛天依的身体微微发抖,这种情绪是悲伤吗?是迷惘吗?是愤怒吧。纵然对自己的过去十分在意,但是她决不能当做没听到的,是其中一句话。

“也就是说,阿绫你对我的爱,都是装的吗,是虚伪的吗,只是所谓的哄骗吗?”

说这话时,她的眼中不断地流出泪水。她多么想听到乐正绫立即义正言辞地否定,可是,乐正绫选择了沉默。

洛天依忍不住放声哭泣,她的世界,即将彻底陷入黑暗。

“不是的。

“虽然,利用你的爱意是事实,只把你当做朋友也是事实。

“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所承诺的爱只是谎言。”

洛天依止不住哭泣,也还是抬起了头。

“你肯定是又想要再骗我吧!我不会这么轻易相信的。”

“我不能接受自己和一个被自己所害的人在一起。”乐正绫仿佛没有听到洛天依的话,她转过身去,从房间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些东西。

“所以这么多年来,我在想,我一直在想。究竟怎么样,才能挽回……不,错误是没有可能挽回的,洛天依变成了杀戮机器已经发生了,言和死去也已经是既定事实。但我想,总有办法的,无论是朝向什么样的我不知道的结果,总有办法的。

“只有一切都达到了最终的,现实内存在的‘完美’。我才能坦然接受你的感情,才能坦然面对我心中对洛天依,对雅音宫羽,对你的爱。”

乐正绫举起了手中刚取出的东西,是一把枪。

“这是我对潘多拉魔盒研究的最终成果,就装载在这一把烟枪之中。”说到这里,乐正绫的脸有些抽搐,“这是言和最后的遗物了。”

“阿绫你要干什么?”洛天依慌张了。无论乐正绫是不是真的喜欢她,都不会改变她洛天依深爱乐正绫的事实,她害怕乐正绫做出什么傻事。

“我最终的研究成果,我称它为:

未来

正如它的名字,它的预期效果,就是给予我们未来。”

“什么……意思……”洛天依有些呆滞,眼前的乐正绫一直很平静,似是胸有成竹,“告诉我啊,阿绫,你要干什么?”

乐正绫笑了。

“呐,天依。在一切的最后,不,应该是在一切的开始到来之前,请接受我最诚挚的道歉。”她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把蹲在地上的洛天依扶了起来,“最后,我爱你。”

“阿绫……阿绫!”

洛天依挣扎着想要阻止,但是乐正绫已经对着自己的头扣下了扳机。

……

“成功了吗?”

“你说呢?”

“真是厉害啊,绫。”

“哪里的话。”

“不过该算的帐,我不会忘记的。”

“随便你啦,我们可是好朋友。”

“是啊,好朋友。”

两人相视一笑。

“你们在聊什么呢,现在这种时候还能笑得出来?”

“啊啊啊对不起心华,我在和绫讨论怎么样安置洛家的这个孩子呢。”

“嘁,肯定又在说什么不好的事情。不管你们了,真是的。”

 


评论(2)
热度(4)

© NA疯皇怨胸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