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疯皇怨胸针

南北组糖厂员工,短篇是主业。

【南北组】秘密3-2

事情到了现在,还能相信绫吗?
选择在各位手上
选项是自己走/拉上绫一起走
靠各位了
………
“居然被你发现了……
“有意思。”
与洛天依的想象完全不同,沿着山洞再往前走,并不是似之前一样的复杂路线。只有一条路,向前竟是一个阶梯。
沿着阶梯往上走,就发现了现在她眼前的情况。
白发戴着口罩的神秘人领着身后一批拿着莫名其妙东西的人不知道再做些什么。洛天依被吓了一跳。
奇怪的是,听那人的话,似乎他认识她一样。
正想追问时,那些人就那么撤走了。洛天依没有多想,立刻追了上去。
“如果你再要追的话,就别怪我下手了。”
啥也不想后果就是最后洛天依还是跪在了之后的各种迷宫之中。并且,她的冲动也引起了那位白发神秘人的愤怒。
不知何时,她发现自己的四面八方都可以听到脚步声。
直到这时,她终于明白自己已经被人在迷宫中包围了。情急之下,洛天依只能靠自己身上带的用于打猎的陷阱来自救了。
凭借着他们照明用的光,洛天依算是平安利用陷阱逃了出来。可未曾想到,更大的危险却在等着她。
地图,洛天依从中陷阱的人身上得到了地图。沿着路标和记忆,她终于是找到了这个山洞里最重要的地方,一个大厅。
大厅内的墙壁很高,黑暗的环境下,洛天依也只能是勉强看到天花板。大厅中隐约矗立着几个烛台,但皆没有点亮。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大厅的中间,似乎有一个祭坛。
那吸引着她深入山洞的,就是那个祭坛没跑了,洛天依抑制不住情绪向祭坛奔去。
只是,祭坛上并未如她所愿,什么都没有。
“奇怪,这里应该是有……有……有什么?”脱口而出之后,她愣住了。她说出的话让自己感到害怕。因为她从未来过这个山洞,更是不曾听说过这个大厅。
那么……她脱口而出的,是什么……
可有人却不想给她这个时间去思考。
“那东西去哪了?”充满怒气的英气女声从身后传来。吓得洛天依浑身一颤,转过身去。
眼前的是一个扎着马尾的紫发少女,按洛天依的判断来看,她应该不认识。
应该。
今天进了山洞之后一连串的震撼,让洛天依对自己的记忆,产生了怀疑。
“咦,是你?”那少女走近后看到洛天依反而自己震惊了,“你不和绫在家里待着,跑到这里来干嘛?
“难道,你是来拿那个的吗……?”
“那个?什么那个?”虽然那人自说自话不亦乐乎,洛天依却一脸懵逼,“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来人皱了皱眉。
“装什么傻,宫羽。”她从背后掏出了自己的长剑,“既然你在这里的话,想必只要我把你抓起来,她就会来了吧。”
“什么?她?是谁?宫羽又是谁?我不是什么宫羽啊!”洛天依瞳孔紧缩,身子缓缓向后退。身上的武器装备已经在刚才几乎消耗殆尽,一不小心,她就会变成待宰的羔羊。
“跟我装傻是没用的。”少女轻蔑的笑了笑,“你难道忘了吗,我得眼睛,直视灵魂,你的外表,你的语言,都无法遮掩。”
洛天依内心已经一片混乱,少女的话对她太有冲击性,但是,现在的她,要考虑的首先是——活下来。
从身后摸出猎枪,强大的视力让她在如此极端的情况下也能精确命中少女握刀处,在子弹冲击的影响下,少女一周转身后退卸力,再站稳时,洛天依却已经逃开了。
少女眉头一皱,她的视力只能说是正常水平,在这样的黑暗下,很难看清高速移动的物体。好在,这里出去很长一段都只有一条路。
一个冲刺,让她迅速接近了逃跑的洛天依。
洛天依仓皇失措,手中猎枪子弹所剩无几,为了防止自己被快速追上,她不得不将最后的子弹向后射击以阻拦追来的人。
但是,少女的剑,却总是能斩碎她的弹丸。
这种时候才能感觉到老式猎枪的无力啊,洛天依紧咬牙关,脚下的步伐迈得更快。然而,体力并不是很强的她,终于还是被拦截了下来。
“还想着逃跑吗,宫羽。”少女眼中稍有怒火,“你是逃不掉的。要么面对我,要么……就成为我的俘虏。”
“你到底在说什么……宫羽是谁?我可不认识你。”洛天依被逼至墙角,无路可逃,只能虚张声势。
“还想瞒过我吗?”少女怒火更盛,“那看来我只能用暴力,撕碎你的谎言了。”
双手一挥,剑光闪过。
预料之中的血液没有喷洒而出,反而是响起了巨大的金铁交加之声。
“绫,你终于现身了。”少女的怒火终于达到了巅峰,怒气闪烁身旁,战意盎然,“交出来。”
“切。”突然持刀出现的乐正绫无奈。
“阿绫……”看到熟悉的她的那一刻,洛天依眼中的泪水也止不住留下,但,她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情急之下,她的身体,做出了连她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的行动。

评论
热度(6)

© NA疯皇怨胸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