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疯皇冤胸针

南北组糖厂员工,短篇是主业。

【南北组】保护(上)

其实这一段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前写的了……本来想一次性写完发出来但是最近比较忙一直没有写 想了想还是先发吧




  “咳咳。”轻轻扫开面前的烟,乐正绫俯下身小心翼翼地绕开建筑里碍事的残骸。护目镜锁定着楼下的人。

  这个人看来是很没经验,竟然敢在大路上这样行动。乐正绫内心为这人默哀,可行动上,却不得不将自己的枪口对准他。

  这个时代的人,不得不为了自己而活着,大家都明白,都默认,也都在这么做着。乐正绫自己,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员罢了。

  手中的突击步枪子弹早已上膛,在护目镜的辅助瞄准下,子弹弹道早已锁定他的头颅。

  接下来扣动扳机,就可以收割这个人的性命了。砰!那人应声倒地。一切都在乐正绫的预料当中。

  确实,她这一副来自集团军的战术护目镜,在科技程度上远远地领先一般的拾荒者不止一个时代。

  这要感谢当年她遇到的一个领队,一个让乐正绫永生难忘的人…那个并不会屠杀拾荒者,而是带领小队对他们施以救助的人。

  好几年没有听说过他们的动向了吧。乐正绫叹息,现在再难找到像那些人一般的好人了。再三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后,才跳下楼去从那人的尸体上找寻着物资。

  “看来果然是猜的没错。”乐正绫难得微笑,将他的包裹整个拎起,别在自己腰上。

  带着充足的食物,相对而言不太多的弹药,生存意识也很差。这样的人,肯定是最近才成为拾荒者的。而且,这已经是这个月乐正绫碰见的第12个了。

  换句话说,就是周围不远处的城市,一定已经成为荒城。接下来,乐正绫的目的地,就是那里。

  不过,时间还没到。

  从一方面考虑,目前的食物已经足够充足,而现在的食物保质期普遍极长,这一块又相当的荒无人烟。

  另一方面考虑的话,从目前遇到的拾荒者数量来看,也可以猜得到目前那个城市里的情况还很复杂,现在进去,还是很冒险的。

  话是这么说,提早做好准备也是没错的,乐正绫已经找到一块休息的好地方,现在要做的,只是等到晚上,趁着夜色出发而已。

  防毒面具状态依然良好,近期没有修复的必要,倒也少一桩事。

  夜幕降临得很快,没有电力供给的城市陷入了一片黑暗。以往,乐正绫很喜欢在自己家的屋顶,看星星,看月亮。

  一晃已经过去了十年,如今的夜空,若不是纯粹的黑,也就只有闪电划过天空的白光了;而如今的乐正绫,也早已没有了当年那般雅致。

  现在,她活下去的目的,不过是再多活几天。

  骑上自己早先藏好的摩托,她从荒野中飞驰而去。浮力摩托的无噪音运行机能让它成为了拾荒者们最喜欢的座驾。而搭配上乐正绫的战术护目镜,几乎是让她处于一种绝对安全的状态。

  智能地图只给她提供了周围城市的位置,但她其实对这些城市一无所知。目前对那城市唯一的直观感受,就是随着她一路前行而不断加剧的紧张感。

  按理来讲这一座城市刚刚被摧毁的时候,应该会有不少人像城外逃离才对。而这一路上别说活的逃亡者,即使是人的尸体都没有见到。

  这里已经十分靠近那座城市了,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个区域内应该会有不少遗落或者废弃的装备,或许偶尔还能看到不少帐篷。

  刚进入拾荒者状态的居民们,还是比较讲究愚昧的团结的。可这一次,十分反常。

  等到第二天一早,乐正绫到达这个城市的郊区范围内的时候,才明白这里到底经历过什么:

  彻底的导弹轰炸。

  坚固的城墙都炸成了废墟,在郊区已然可以看到城市内部还没有散去的浓烟,想来城内环境比起以前她所经历的还要更差了。

  她无暇去考虑,也不想知道这里为什么会被导弹轰炸,但现在,乐正绫觉得她来这里可能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这里或许不像她所想象的那样,是一块宝地。但既然来了,就没有那么轻易就走的道理。会用导弹去彻底清除的城市,无论是因为怎样的原因,都肯定不简单。

  而且,既然这里搜索到什么食物的可能性不大,而且这里也估计不会出现什么其他人,这意味着现在,她就该进去了。

  车子稍微藏在城墙的废墟中,在地图上做好标记,单枪匹马,直入城镇。

  已经被夷为废墟的城市,用自己的身躯讲述着这里曾经的盛况。工厂,这整一座城市,就是一个巨大的军工厂。

  也就是说,这里是一个专门制造武器的后勤城市。之所以会受到攻击,大概也是因为它的护卫城市在前一段时间接连被摧毁,致使这个城市的荒废。

  不过隐隐透出的蛛丝马迹也无形中透露着这个城市其实在被轰炸之前,就已经没有什么人在居住。因为并没有看到有多少工人尸体,甚至没有看到有守卫军的踪影。少数的几个岗站的残骸里,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食物和水是不指望在这里能找到多少,但乐正绫也有些别的想法,或许这里能发现不少其他好东西。

  即使是被导弹夷平,这里也难免会有一些军备遗留下来。趁着这个机会重新武装一下自己,甚至有可能可以得到当前的官方军队所使用的利器,这相当让她激动。

  没有什么比生存下去更重要,一切能为生存提供帮助的工具,就是好工具。一切,只是为了活下去。

  搜查的第一间工厂是个小工厂,楼层低,被轰炸后的情况相对来讲也比较完整,当然,如果单独来看,也已经是彻底的废墟了。

  乐正绫倒还真搜出些有用的东西:一件新型的防弹衣。虽然有部分残破,但刚好是在后背,有背包做掩护,倒也没那么重要。

  但在之后对各处的小工厂轮流搜查无果后,看着被太阳光染成血红的天空,乐正绫决定在天黑之前,最后搜查一次大型的工厂。

  楼层比较高的工厂坍塌得也都比较彻底,大量的残骸不仅遮盖住其内部的物品,也遮挡住了通行的道路。

  艰难拨开阻挡住路的钢筋,偶尔也从废墟的大石块上踩过,一点一点从废墟中挖掘出本不存在的路。

  这个工厂无论是占地面积还是楼层数都比较夸张,乐正绫已经成功地破开一条路,并且进入了大楼里已经支离破碎的一层楼,只是不知道这具体哪里有些什么,就无从下手。

  最后的办法,按部就班的搜查每一寸土地就好了,这个地方就算是太阳落山,陷入了黑暗,稍微布置一下也可以安全度过,搜查没有完成在这里睡一觉也不是不行。

  等等……乐正绫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赶忙打开为了省电而早已在进城时就关闭的战术目镜,立刻附身。

  “砰!”然而动作已经慢了,枪声突然想起,而乐正绫也是应声跪在地上。

  是小型狙击步枪的声音,尽管那人枪法不太好,只是击中大腿,但也让乐正绫无法随意移动。

  还好,狙击步枪子弹装填需要一定的时间,这段时间足够乐正绫用战术目镜锁定刚才的人,手中扳机毫不犹豫地扣动,一梭子子弹在那人反应过来之前,就带走了他的性命。拖着腿爬到那人死去的位置提起他的背包,乐正绫找了个不显眼的地方躲藏起来。

  手上挑着子弹,用绷带包扎伤口,心里却反思着自己过于丢失警惕的错误。看了看从那人背包里搜来的高能电池,乐正绫觉得还是开启护目镜更为保险。

  不过这两天应该是不怎么能动,乐正绫盘算着,将护目镜调整到预警模式,便提前睡了过去。

  “VOCALOID计划,代号:0,启动。”

  “洛天依为您服务。” 

   沉睡中的乐正绫突然感受到一阵摇晃,挣扎着睁开眼的她发现自己正被人提在手里,而身上的武器装备早已被卸除。

  无心去在意为何自己的战术目镜为何没有报警,现在的乐正绫只有对自身无力的慌张,以及对面前人的恐惧。

  面前的人是一个看起来甚至比她还要小上一些的少女,身材也比较单薄柔弱,可就是这样的女孩子,现在正把她提在手上。

  乐正绫刚准备开口,又感觉到一阵来自腹部的剧痛,紧接着就被抛了出去,后背结实地撞击在墙壁上,巨大的冲击力让本就受伤的她再也没有维持清醒的力气,就这么晕了过去。

  再次清醒的时候,她是坐在地上的。面前的椅子上坐着的正是之前将她打晕的人。她的装备…被放在那人的身后地面上,不过已经被拆成零件了。现在,她就这样空手和那个人对视着。

  这不禁让乐正绫冷汗直流,那个人将她提起来抛出去的行甚至为不是一个正常人类可以做到的,即使她现在并没有被束缚,但那人之前所做的一切也让乐正绫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她现在还负着伤,想动都不行。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乖乖坐着,等待那个人如何对她进行判决。

  “人类,你的名字是什么?“

  人类。这个称呼让乐正绫瞳孔一缩。她直到现在,才清楚的明白自己碰上了怎样的大麻烦。

  机器人,面前的这个少女,竟然是一个机器人。终于理解了自己的遭遇的同时,乐正绫也在思考自己接下来应该如何想办法活下去。

  “乐正绫。”

  “哦?不错的名字。”那机器人微微一笑,“我叫洛天依。

  “在我明白了这段时间到底出了什么事之前,你就是我的跟班了。”

  在乐正绫还愣神的时候,洛天依就走了过来一把将她抱了起来。于是,乐正绫就在洛天依的怀里同它对视了起来。

  洛天依的头发是银灰色的,在透过缝隙射进来的阳光下,放出细微的金属光泽。可观感上,又显得很顺滑。头发在两次扎成两束小辫子,脑后有一个∞形状的发圈。

  它的脸,当然也包括搂着她的手,都是人造的皮肤。这让它的脸看起来白皙而又细腻,不太真实。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即使是居民,也很保持有这样的皮肤了。它的五官很是精致,碧绿的瞳中隐约可以看见一些流光。

  不像人类,需要这样那样的防护,洛天依身上穿着的不过是以往的便装,轻薄,这样的装束让乐正绫很是羡慕。乐正绫搂着洛天依的手,虽然接触面积不大,可也足够感受到它皮肤的触感,很光滑、舒适,以至于乐正绫都不想把手再放开。

  此时此刻,她不禁脸红而心跳加快,脑内像是有什么想法如电流一般闪过,让她又更害羞了起来,连忙避过头去不再看它。

  事态的发展,早已经完全超出了乐正绫的预期。当然也并没有像乐正绫之前所想象的那样发生什么自己被洛天依囚禁或是被虐待的戏码。

  洛天依只是将她抱进了一个保存尚显完好的地下室,从路上能看到的一些设施来看,这里,很有可能就是洛天依之前所在的地方了。

  最终两人在一间关上的房间前停了下来,洛天依示意乐正绫松一只手出来打开门。拧开把手,映入眼帘的是对于如今的乐正绫来说宛若天堂的环境:一间卧室。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帮你拿点药。”洛天依说着这样的话,把乐正绫轻轻放在了床上。乐正绫想要说些什么,但张了张口,看着洛天依离去的背影,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没有多久洛天依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医疗箱,当然实际上用于治疗的不过是里面的激光手术枪。新科技确实是让生活更加便利,念及此处,乐正绫又不禁对战争感到无尽的厌恶。

  “好点了吗,阿绫?”

  “嗯…”乐正绫的思绪依然很乱,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洛天依对她亲昵的称呼。她现在,只想要一个解释。

  “我知道你想知道些什么,但现在,我问,你答。”洛天依提了个椅子坐在床头,一脸温柔地抚摸着乐正绫的脸,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乐正绫心里一颤。

  妈耶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是什么人?”洛天依的第一个问题就让乐正绫稍微有些摸不着头脑。


评论(5)
热度(8)

© NA疯皇冤胸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