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疯皇怨胸针

南北组糖厂员工,短篇是主业。

发神经 如果有缘看到了请不要点进来看

 我可能是一个很害怕孤独的人,一直以来都对自己的孤独感到不满,试图脱离现状。

  但我却发现,孤独不曾困住我,不过是我选择了孤独。无论一个人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是外在的重要还是对于内心的重要,最终,我都将会离开。

  或许我要面对身外之物的压力,或许我会经受甚至无法忍受的内心折磨,但我最终也会选择离开。即使是在它们最需要周围有人的时候,不过,它们需要的也不会是我。

  

  无论怎么把那些我珍视的一切铭记于心,我最终也会回到孤独,一无所有,但是我享受并非独自一人的时间。美好的东西终会失去,但拥抱那些并不是我想要的东西,也会有另一番体验吧。

  一年只有一天是生日,如果庆祝生日,你只能庆祝这么一天,在生日的时候会很开心;可如果庆祝不是生日的那一天,那一年岂不是可以开心364天。

  我对孤独不满,我希望有人陪伴,但我已经沉沦了,无药可救。


评论

© NA疯皇怨胸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