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疯皇怨胸针

南北组糖厂员工,短篇是主业。

【南北组】没有起名的点梗文 影后绫x经纪人依

1.其实剧情和影后还有经纪人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2.七月六在微博做了群宣的话……我就在这里做做吧:绫车嫖依-南北粮食部623068148欢迎产粮的和吃粮的各位!

3.正文不短但是没什么质量……凑合看吧,以及过去发生的事可能会作为番外补充 更新日期待定

---------------------------------------------------------------

“我是王国的守护者,警告你们是我的职责。

“但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那我也,没有办法了。”穿着魔法师长袍的人留下了冷酷的眼神,转身离开了大殿。

  “OK!过!”导演的呼喊让所有人都放松了下来,“不愧是影后啊!一遍过没什么压力。”

  今天是乐正绫下一部作品的试拍,可今天她的经纪人却不在,而是独自过来和剧组方面交谈,是因为她的经纪人小林儿今天突然就被公司给调走了。莫名其妙收到了通知,让乐正绫很是诧异。自从她出道以来,她的经纪人就一直是小林儿,两个人合作工作也十分的愉快。

  对于小林儿被调走的事情,乐正绫还是十分不满也十分不舍。但这方面的事她也没有什么话语权,只好任由公司安排。

  新片的开拍日期已经订好,乐正绫也准备回去安排自己的时间,但在此之前她应该去和小林儿道个别了。

“小林啊,你现在就要走了?”来到小林儿的办公室,乐正绫注视着她收拾着自己的行装。

  忙于收拾东西的小林这才注意到乐正绫已经进了房间,起身擦了擦汗回应着:“是啊,突然就接到这个安排真的是……”

  “我来帮帮你吧。”看不下去伙伴这么忙碌,乐正绫也打算最后再帮她一次。毕竟晚上她还有事,一会儿也不能为她送行了。

  “别了绫姐,这怎么能麻烦你呢。”小林坚决推辞,“牙哥还在楼上等你呢,你快去吧。”

  “这……”乐正绫看她这般推辞,也就答应了,“好吧,那你小心点。”

 “哥。”推开门进去,看到的是自家哥哥正坐在办公桌前貌似在处理一些事务,乐正绫不禁感叹自己都是影后了,也没有哥哥那么忙,“你找我?”

  “啊,阿绫啊。”乐正龙牙似乎还很忙,并没有抬头而是继续打着文档“你的新经纪人,嗯……现在她应该还有点忙,交接也要过两天她才能到,这两天你自己应付一下吧,麻烦了。

  “当然工作计划什么的也已经邮件发给你了,等她来了她会联系你的,你们到时候一起吃个饭啥的自己决定吧。”

  邮件乐正绫倒是收到了,不过新经纪人这事嘛,她倒是刚刚听说。当然,她连小林就要走了这件事都是刚刚听说的肯定不可能听说过这个新经纪人了。

  “洛天依……”乐正绫小声念着这个名字,“还挺好听的嘛,这人什么来头啊?”

  乐正龙牙微微抬起头瞟了她一眼。

  “想知道?”

  “想知道!”点头。

  “我也想知道。”

  “你是总裁诶哥!”

  “可你的经纪人调动又不归我管。”

  ……

  行,这人还是一个神秘人。乐正绫一个人懵逼的坐在休息室看着资料。连自己身为总裁的哥哥都说不知道,真的是厉害了。

  但这个人的名字……洛天依是吧。虽然很好听,但是真的也是一点名气都没有。也不知道公司怎么会给自己安排这样的经济人。

  希望她确实有这个资格吧。不然接下来自己的工作就难搞了。刚刚才接了一个大制作,可不能这个时候出乱子。

  说起来,也不知道小林有没有和她交涉过啊……问一问好了。

  可拿起手机之后,乐正绫又犹豫了,她现在可能已经上飞机了吧……还是不打扰的好。最终只是发了个比较正式的道别,顺便发了个微博。

  在约定的出发时间到来之前,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乐正绫对洛天依这个名字最初还是抱有很大的幻想的。听起来文艺的名字总是能从她这里夺得很大的好感。虽然说对于突然更换经纪人这事非常不满,可内心还是充满兴趣的。

  等到忙里偷闲在休息室休息的时候,乐正绫就忍不住开始幻想洛天依究竟是什么样子。或许会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比如说有点古风爱好,有一副好嗓音,什么的。如果更符合这个名字的话,或许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发型也说不定呢。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毕竟名字这个东西,想怎么起都是可以的。不过,人,总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她真是个萌妹子的话,就原谅她替代了小林儿好了。

  虽然这样好想对不起小林但是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在那之后又过了两天,乐正绫忙里忙外整天被司机载着跑着跑那的,总算也是把工作确定了下来。等到和剧组确定好拍摄进程之后,终于得到了来自新经纪人的通知,竟然还是短信。

  气得乐正绫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等了你两天了结果你好不容易联系过来竟然连个声音都不给听吗?

  之前去问了问总经理,得到的答案竟然只有“一切保密”四个字,这让乐正绫更加恨得牙痒痒的同时心里的好奇也在不断扩大。

  今晚一定要好好批评一下她。乐正绫在心里暗下决定,反正有理的是自己。按着约定的时间偷摸着前往订好的餐厅,批评归批评,对于和她的初次见面,乐正绫的期待已经快要突破天际了。

  结果,乐正绫发誓这是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次会面。

  她这辈子上辈子下辈子都不会见到第二个约人吃饭却在餐厅睡着的人了。更何况这人还是自己的经纪人??

  乐正绫开始思考自己以后的演艺生活还有救吗。冷静,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事就是冷静,面前这个人是自己以后的经纪人,自己还得靠她。

  于是她果断的拿起手机打开微信。

  “约我吃饭的人在等我的时候就在饭店里睡着了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如果忽略掉群里面总是充斥着的“哈哈哈哈哈哈”,其实也有那么些建议,也有比较符合乐正绫口味的。

  “要不你先暗处观察一下?”靠谱的墨清弦姐姐就提出了很中肯的建议,不愧是哥哥喜欢的人。

  这才让乐正绫忽略掉那洛天依在睡觉的问题,转而去注意她的外貌。趴在桌子上的她,最引人注目的,该是她的头发。

  在常人眼里很稀罕的灰色头发,昏黄的灯光映衬着,隐隐泛出光泽,却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虽然不敢碰,可看起来质感很好。更加让乐正绫好奇的,是她头上那8字形的发圈,很可爱。

  皮肤的话,看不清脸,手臂可以感觉的出来,白皙、柔软。服饰出乎意料的符合她的幻想,竟是真的偏古风的装束。

 能打扮成这样出门办正事而不是参加舞会或者漫展啥的,确实是厉害。不过很奇怪,对这8字发圈和灰色的长发,乐正绫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不过仔细想了想应该也不会有第二个人打扮成这个样子,自己也确实不认识洛天依。

  “咳。”乐正绫轻咳了声,试图唤醒睡得香甜的她。

  “……唔,嗯?”轻轻呻吟着,洛天依缓缓抬起了头,一脸迷茫地看着周围。

  ……

  “阿绫……”怀里柔弱的人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娇媚的声音撩拨着乐正绫的心。柔嫩的肌肤,有些似曾相识,抱起来软软的让人留恋而沉醉。唔…抱起来能摸到皮肤,也就是说……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乐正绫的脑子有点卡壳,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

 自己为什么会抱着一个没穿衣服的女孩子在床上而且这个女孩子还一脸要做什么的表情?而且这个女孩还是洛天依!自己和这个人只不过吃了一餐饭好吗,怎么就已经上床了?更令人绝望的是乐正绫的身体,竟然还真的起了反应。

  “阿绫,不想要我吗?”这么说着,洛天依本就靠在乐正绫胸前的身体又贴的更紧凑了些。嘴不知不觉间已经凑到了乐正绫的耳边,轻轻吐息着。唔,手的位置好像也不太对。

  好诱人,乐正绫意识已经有点迷糊了,要不干脆就……

  不!先不说我和这人不熟我也不是这种贪色的人我不能做这种事这个时候我应该冷静下来把她推开对俗话说得好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实在不行我就掩耳盗铃儿响叮当这好像不太对啊不管了谁能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办等不起了啊!

  “阿绫~”

  完了,把持不住。

 

  睁开眼差点从床上跳起来,乐正绫警惕地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好好地睡在自己床上。房间是自己的没错,也的确是自己一个人没错。

  虽然对于这其实是一场梦还是比较放心来了,但是乐正绫依然蜷成一团坐在床头思考人生而不是继续睡觉,在凌晨四点的……上海。

  这个梦对乐正绫造成了巨大的惊吓,让她不得不重新认真审视自己的内心。无论如何梦到被一个刚认识的人勾引就已经很奇怪了虽然自己接受的毫无压力咳咳,更何况是个女孩子?

  乐正绫有点恐慌,她不愿意,或者说没有勇气去面对这种可能,常年生活在这个圈子里,社会的险恶她看得清楚,这让她对这些事情有着天然的惧意。

  无能为力的她,抑制着内心的颤抖,又重新躺了下去。

  但是关于为什么她又突然满脸通红的跑出来到浴室去洗澡换衣服,住在隔壁的乐正龙牙表示自己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从哥哥那里听说洛天依将亲自开车过来接自己吓得乐正绫差点把手里的筷子掉地上。

  她还没有想好自己这个样子该怎么去面对她的新经纪人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除去这个吃饭之前睡着这个小事故,在两人进入正常交流阶段之后,乐正绫还是很看好这个经纪人的实力的。

  除了有点天然呆。

  口才其实不错,而且对自己的了解其实也挺深,看得出来做足了准备工作。交流十分顺林。

  除了有点天然呆。

  有些局促地在家门口踱着步,可最后还是迫于现实咬牙忍受。洛天依来的很准时,也不,其实稍微早了十分钟,这也让乐正绫比较满意。

  虽然现在她并不希望立刻见到洛天依。

  看着自己可爱漂亮的新经纪人下车向自己招手,乐正绫愣了愣,红晕不由自主地爬上脸颊。

  洛天依看乐正绫站在那不动,就亲自迎了上来,在乐正绫还在发呆的时候,轻轻牵起了她的手。

  她今天没有穿那么休闲的服装,而是选择了一套比较常规的服饰。上身是普通的白色小衬衫,搭配黑色的小裙子,发型依旧,身材虽有缺陷前不凸后不翘,却让乐正绫窒息。

  “怎么了绫将军?”

  “没……没事,我们走吧。”不着痕迹地推开了洛天依的手,乐正绫顾不上自己的脸究竟烧成了什么样落荒而逃,挤到了车的后座上。

  “绫将军很热吗?需不需要我把空调调低温一点?”刚发动车,驾驶座冷不丁传来这样一句问候。

  “啊,嗯?”乐正绫还没缓过神来。

  “我看你脸很红啊?”

  “啊!不不不没事的,走吧走吧,好好开车洛小姐。”

  “我们以后可是要长期合作的呢,叫我洛小姐也太见外了,唤我天依便好。”

  “……天依。”

  “嗯。”洛天依回过头来笑了一笑,那笑容让乐正绫移不开眼。

  “你…为什么要叫我绫将军啊?”不敢再看前面的人,哪怕只是背影,乐正绫低下头去,将目光锁在自己的指尖。

  “因为阿绫演的最好的角色不就是木兰将军吗?”她轻轻地、缓缓地说,“很吸引人啊。光彩夺目。”

  温声细语,丝丝勾动乐正绫的心弦,却奏出安抚人心的声音。

  “阿绫的《花木兰》电影首映的时候,我就去看了。”她接着说。

  “不愧是让你成为影后最重要的作品,演出方面实在是无可挑剔。

  “你的形象很帅气很出众呀,我特别喜欢。

  “连我这个不怎么喜欢古装电影的人,都被绫将军圈粉了呢。所以这次一有机会,我就来找你了呀。”

  乐正绫红着脸不敢说话,没有想到这孩子还是自己的粉丝。听她说话很舒服,但是和梦里面完全不一样嘛。

  罢了罢了不再想了。

 上午去到公司之后,因为洛天依刚来准备接盘,领导就开了个会确认一下洛天依交接后的任务。一个上午就开了个会也就过得差不多了,下午则是要参加一个广播剧的录制,在公司的录音室就可以搞定,

  活虽然多,比较好受的是在公司都可以完成。等乐正绫从录音室出来的时候,意外发现洛天依在门外站着。

  “呀,绫将军。”她本在玩手机,看见乐正绫出来就打了个招呼。

  “你怎么在这?”虽然一天下来有些习惯了,可是见到洛天依依然是让乐正绫浑身不自在。

  “等你呀。”她似乎就从来没有考虑过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动作是多么暧昧多么容易让人……让乐正绫想歪。

  虽然都是女孩子但是明明才认识做这种事不好吧……张了张口,乐正绫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甚至有种莫名的期待感,乐正绫觉得节奏似乎已经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想吃什么,一起去吧?”虽然预料到了,可是真正当洛天依发出吃饭邀请的时候,乐正绫还是有些紧张。

  “放心,AA啦不用你出钱。”

  这话看起来似乎很没逻辑,但是感受过洛天依那恐怖的食量的乐正绫在感叹为什么这丫头吃那么多却这么瘦之余还是有些担心她的工资都不够吃饭的。

  “嘛,这倒是没关系了,我请就好。”怎么说呢,财大气粗还是有好处的。

  两人商议本决定去附近的一家小饭店凑合一下,可刚走到公司门口就被打乱了计划。

  “你们这是要去吃饭?”提问的人是消失了一整天的乐正龙牙,他似乎刚回到公司,从停车场进来。

  “是呀。我们打算去后面那家店,就是我们经常去的那家啦。”只要两人都在公司的时候,两人一般都是会一起去吃饭然后一起回家的,当然也有回家做饭的时候。兄妹感情也要常联络,工作的时候几乎都没空,就只能珍惜这些小机会了。

  “哥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今天有戏的吗?”值得一提的是,乐正龙牙作为公司总裁,本身就是一个很有实力的演员。

  “拍得比较顺利,我就提前回来了。”

  他怕也是唯一一个没有也不需要其他经纪人的演员了。

  “一起去吃火锅吗?星星今天在店里。”

  既然哥哥回来了,一起去吃饭也挺好。

  乐正龙牙提到的星星,全名是星尘。是他们兄妹的老朋友了,在上海开了一家火锅店,还挺火爆。

  “好啊。”

  “那你们先上车,喏,车钥匙给你。我上楼拿些东西。”

  最后开车的依然是乐正龙牙。他上楼拿的主要是明天开始的计划表。因为剧组录制安排,他今晚吃完饭就要飞去北京,之后又有一些公司的事情需要在全国甚至国外辗转。

  乐正绫在这方面运气就比较好,最近的这个剧恰好就在江浙沪这一代,不需要跑到太远的地方就可以搞定。

  虽然拍摄周期有点长。

  不过乐正龙牙也顺带带来了另一个让乐正绫心如死灰的消息:今天开始洛天依住进乐正家。

  虽然碍于洛天依坐在自己身边,对没错,因为副驾驶位置被龙牙放了东西乐正绫也不得不坐在了后座,而不能现场说出来,但乐正绫内心已经有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

  还是晚上回去再慢慢思考吧,至少家里还有客房。她也就只能像这样自我安慰一下了。

 

  “哟,牙哥和绫绫又来了呀。”坐在门口吹风的正是星尘本人,“哟,这是?”

  “洛天依。”乐正龙牙代表她做了介绍,“就是之前说的阿绫的新经纪人。”

  “哦~久仰。”星尘微笑着点了点头,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看着乐正绫。

  乐正绫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星尘。可星尘只是摇了摇头。

  “老位置,后门进吧。”

  乐正兄妹出门一般都是不伪装自己的,所以经常也会迎来围观,但是由于某些曾经发生的可怕事件,也就是乐正龙牙一夜之间暴涨十万微博粉丝的那一次事件,并没有人敢真的来骚扰他们。

  可为了安定还是走后门比较好一点。

  星尘的火锅店不得不说装修非常棒,包间内的灯光和座位布置都相当不错,锅也有独特的设计,和整个包间的环境配合完美。搭配上柔和的灯光,气氛可以说是非常浪漫了。

  这个小包间是四人间,座位是正对着的两个小沙发。座位上方是两个小展台,摆放着一些精致的手工制品,比如泥人、瓷器,或者是国画。

  这些都是星尘自己慢慢完成的。不过这都是题外话。

  看着乐正龙牙落座,乐正绫习惯性坐在哥哥对面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又要和洛天依坐在邻座。

  虽然已经比较习惯了,乐正绫还是不禁暗叹诸事不顺。

  “天依吃辣椒吗?”火锅还是比较考究的。

  “唔,我无所谓的,牙哥看着点吧。”

  “那就鸳鸯锅了?”

  

  从妹妹那里听说了洛天依的食量究竟有多么恐怖,但是真正看到洛天依吃东西的样子的时候,乐正龙牙还是吓了一跳。

  轻轻敲了敲筷子,这是兄妹交流的暗语。埋头和食物苦战的洛天依完全没有注意到。

  乐正绫挑了挑眉,是“怎么了?”的意思。

  “这家伙这么能吃你可得照顾好了。”这次是用筷子敲出来的摩斯电码。这玩意是乐正绫十年前再一次抢劫案中受了重伤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因为嗓子迟迟没有好而不能说话的时候,两人专门练过的,因为隐蔽性好,治好了之后也经常在用。

  “所以说为什么她要住进我们家里啊!”

  “怎么感觉你那么抗拒她?她干了什么?”

  被激得脸红的乐正绫轻咳了两声,“什么都没有!但是无论如何让一个陌生人进家里都很奇怪吧?”

  “你想知道原因?”

  “当然!”

  “因为她是外星人。”

  “老哥你不要开玩笑好吗?”

  乐正龙牙没有再理她而是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

  “我这边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先走了啊,你们俩慢慢吃。”说着乐正龙牙就提起包准备走,“这里离家不远你们就走回去吧,吃了那么多东西走走也好。”

  “如果不够吃就再点,我已经跟星尘说过了。”

  于是在乐正绫怨念的眼神下,乐正龙牙就这么潇洒地离开了。

 

  乐正绫心如刀割,乐正绫面如死灰,乐正绫……打出了gg。

  虽然说自己现在完全可以坐到对面去了可是毫无理由换座位好像也是很不礼貌的做法。洛天依还很有兴致继续用自助点餐台叫着菜。

  打算破例用食物发泄内心的乐正绫也上去凑了个热闹。

  点餐器不过是一台手机大小的机器,两人挤在一起放在桌上看也意味着人会凑得很近。乐正绫下意识吸了吸鼻子却并没有问道传说中的少女的香气。

  而是一股火锅的味道,反应过来的乐正绫觉得自己的智商已经不存在了。

  贴得近,也让乐正绫的目光不经意间就挪到了洛天依的身上。离近了看,虽然因为火锅的热气而覆了一层薄汗,却也无法掩盖住皮肤的细腻。

  轻轻的吐息引起了洛天依的注意,她困惑的转过头。“怎么了绫将军?”

  转过头来才发现刚才因为视角没有注意到的部分:洛天依的脸颊上沾了点辣椒油。也不知中了什么谐,乐正绫就鬼迷心窍地拿出自己的手帕,把洛天依嘴角的油抹了去。

  “绫将军?”洛天依的眼睛有些湿润、迷离,仿佛引诱着乐正绫深入。

  紧接着,乐正绫心中就只剩洛天依愈加放大的脸……和嘴唇上柔软的触感。

  从此,万劫不复。

 

  直到晚上走回家进屋,两人都是面红耳赤没有说一句话。哪怕是在星尘看到洛天依脸上的掌印而若有所思的目光下。可是回到家进了屋,作为主人的乐正绫再不招待一下就说不过去了。

  “那边有客房,对就是走廊第一间,我想你的包里应该是有换洗衣物的,客房里也有独立浴室你可以随便使用,如果缺什么就去外面的浴室拿。”不敢面对她,乐正绫只好背过身指着过道,语气也有些冷漠。

  她现在只想好好地睡一觉,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都忘在一边。

  可事与愿违。

  正在她拿衣服准备去洗澡的时候,转身却发现洛天依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自己。

  “怎么了,缺什么东西?”看她可怜的样子似乎是出了什么事,也不好不理她,说话也放得温柔了些。

  “客房的门……锁了。”

  “嗯!?”乐正绫心里暗道一声不好,连忙跑出去看了看,确实,门把手扭不动。

  客房的钥匙应该是放在哥哥的房间里的,但是……乐正绫跑到走廊尽头试图打开哥哥的房间,果然,也是锁的。

  这下就尴尬了。

  洛天依走到乐正绫背后,小心翼翼地站着。

  “唉,”乐正绫无奈叹了口气,转身对洛天依说,“你先睡我房间吧,今晚我睡客厅好了,明天等哥哥下飞机了有空了,再问他怎么办。”

  洛天依点了点头,没有推辞什么。两人按部就班的轮流洗澡,先洗完的乐正绫也就躺在沙发上入睡了。幸好家里的沙发比较宽大,睡一个人也不是什么问题。

  可沙发终究不是床,离开了舒适熟悉的环境,乐正绫怎样都睡不舒服,最终还是睁开眼,坐起来。

  没想到看见了跪坐在地上抬着头看着她的眼眶红红的洛天依。

  “你在这干什么?”这确实吓了乐正绫一跳。

  “阿绫,”似乎是刚刚哭过,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洛天依没有打算回答乐正绫,而是说着自己的话,“阿绫就…那么讨厌我吗?

  “阿绫对我,真的哪怕一点好感都没有吗?

  “就算是受过伤,真的对我哪怕一点点记忆都没有吗?你真的,不记得那个从树上摔进你怀里,夺走了你初吻的女孩了吗?”

  说着说着,洛天依已经忍受不住,从一开始的抽咽逐渐放声哭了起来。

  而被洛天依的话语震惊的乐正绫还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忘记了做些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直到洛天依突然昏厥了过去。

  把洛天依轻轻抱回房间放在床上,正准备离开好好思考人生的乐正绫却被洛天依拉住了手。

  “阿绫……不要再离开我了。”轻轻地声音,轻轻的手。说实话这点力气完全不会对乐正绫造成困扰,可却结结实实地拉住了她的心。

  她伸手擦掉洛天依脸上又一次布满的泪水,掀开被子自己躺了进去,把洛天依抱进了怀里。乐正绫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曾有一个女孩,她最喜欢的女孩,就是这样在她怀里才能安心入睡。

  虽然,记不起来更多,可乐正绫知道,她就是她,是属于她的那个人。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哥哥会在一开始隐藏洛天依的身份,却会这么轻易地允许洛天依来当自己的经纪人。因为不想让自己提前受到不好的刺激,却又想让自己不错过那段回忆

  知道为什么洛天依会一见面就和自己这么亲密,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那样的梦。因为曾经,这就是她们的日常,甚至更甚。

  虽然,她其实没有记起来什么,但那都不重要了。

  过去丢失的东西,找回了这最重要的一部分,就已经是奇迹了,找不回来的,就交由明天来创造吧。

  阖上眼,乐正绫又紧了紧抱住洛天依的手,安心入睡了。


评论(6)
热度(32)

© NA疯皇怨胸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