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疯皇冤胸针

南北组糖厂员工,短篇是主业。

【南北组】守护者与女巫

下.

  当我再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五六年了。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呢,却也不短了。多亏我留下了一些魔法管家帮我稍作整理,这房子才没有塌掉吧。

  虽然他们好像已经失去动力很久了,这就是我需要收拾屋子的原因。不过,这收拾屋子却是带给了我意外的发现。

  在我搬过来住的时候,我曾从图书馆里拿出了一箱被封印的所谓“邪书”。里面讲述的都是一些虽然其实并算不上邪恶,但是效果千奇百怪的法术和药剂。

  自己当时拿回来倒是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好好保存,防止里面一些麻烦的东西泄漏出去;二是为了改良和研读。

  毕竟,这些书记载的东西,都是货真价实的天才们所做。和那些几千年前稀奇古怪的远古巫师们相比,我们还是太弱了。

  可等到我真正搬过来之后,刚开始平日的练习和采药、种药占据了我生活的大量时间。而后面稳定下来之后,又逐渐把这事情忘掉了。

  这次魔法管家失去魔力,让我把这些书给收拾了出来。正好,这段时间有事情可以干了。

  确实,这书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惊喜。比如说,其中一个可以从空气中缓慢采集法力的小魔法阵,就很好玩。

  这个采集阵的转换效率和储存量都远远超越我们如今所使用的法阵,只是,它对于魔法阵刻画载体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导致我甚至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载体。

  还有一个更有意思的东西,是一个药剂。这个药剂是一种诅咒,它可以把传说中以前那些与我们完全不同的“无机生物”转化为像我们这样的血肉生物。

  这种药剂的名字,叫做:血肉诅咒。

  从书上的记载来看,我们其实就是因为这种血肉诅咒才出现的。也就是说,我们的祖先其实也是那些无机生物。

  提到这两种东西,想必你们也想到这是为什么了吧。不急,我们慢慢接着说。

  有一天我休息的时候,我突然就想起了那个人,对,乐正绫。那么多年没见,我也想着去看看这个陪我度过了很多时光的,也算是朋友的人。

  如果它还在的话。

  曾经的路已经因为无人涉足而长满了草,多年前我究竟是走的哪条路去往的神殿我也不得而知了。无奈,我只好用休息的时间重新慢慢探路。

  这次,我甚至还做了地图。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在重新探路的过程中,我竟然找到了一些药材,对,就是炼制“血肉诅咒”的药材。

  不得不说,这一切都是缘分,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

  等我再次找到那条路,竟是用去了一年的时间。印象中它应该在的位置,总是一片树木。那片石板小路,竟是让我苦寻这么久。

  我又一次沿着石板小路前往神殿,心中品味着当年的回忆。神界的故事回想起来依旧有趣,可走在路上的我却感觉不对。

  这一次没有感觉到神殿的神圣气息。以往这里的阳光总是比外面更加温暖,更加舒适,而如今却没有了这种体验。曾经远远就可以感受到的肃穆我也不再能感受到。

  这样的区别让我不禁加快了脚步,心里面隐隐有一抹担忧。当我走到路的尽头时,我的内心更加沉重。因为神殿的光辉已经散去,现在的它黯淡无光,不再夺目了。

  我紧张地推开神殿的大门,灰尘散落让我不禁咳嗽起来。神殿内也不似当年那般肃穆,如今却是被藤蔓给占据了去。

  神殿的神力为何不再?我感到一丝惶恐。难道那被关押的神灵逃脱了吗?

  而且,就连乐正绫都不知所踪。难道还能有什么力量能够让神的守护者都无法应对吗?

  当然有,就是神的力量本身。

  事情其实没有那么复杂,我最后还是在神殿里找到了乐正绫。虽然和我想象中它奄奄一息甚至只剩尸体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我看到的它,在地下的一间我没有去过的屋子里,睡着。只是睡着而已。我试图唤醒它,但是不是很有效。

  它并没有什么回应,依旧是将身子自顾自缩成一团。其实那样子还蛮可爱的,我甚至忍不住去戳了戳它的脸。

  咳,题外话了。

  在我尝试多种方法无果之后,我把目光投向了那箱传说中的邪书。对,你们应该还记得,就是我刚才所说的那个法阵。

  如果是因为缺失能源而陷入沉睡呢?会不会有用?而且神的守护者,这个材料绝对是可以当作载体了吧。

  “天依?”  

  时隔十六年,我终于又听到了它的声音。啊,没错,成功了。

  “你怎么在这里?”它皱了皱眉,“这么说,你唤醒了我?”

  “对,感动吧?”我笑了笑,“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我是真爱了。”

  “爱?我感觉不到。”它摇了摇头,“但我比较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切,真是无趣。”我撇了撇嘴,然后将魔法阵的事情告诉了它。

  “能有这个效率为我来提供能量,真是厉害的法阵。”

  没想到,连它竟然都感叹这法阵的神奇。

  之后,靠着神殿附近浓郁的魔法能量,它也可以靠着法阵活动了。抱着反正它在神殿里已经没了事做的想法,我甚至把它接到了家里去。

  闲暇时间,它也告诉了我到底神殿发生了什么。

  其实一句话就可以概括:那个被关押的神被带走审判了,所以神殿失去了它的作用就被废弃了。而作为守护者看护这个神殿的乐正绫,自然也是被暂停使用,等待有朝一日再被唤醒。不过这个有朝一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估计是永远都不会再来了。

  两个人一起过种菜种药种树还养养小动物的生活也是挺不错的,有一人陪伴也让生活不再那么枯燥无谓。即使它是一个面瘫也是如此。

  当有一个人走进你的生活陪伴你之后,你会发现你再也无法回到一个人的生活了。所以,当我再三权衡之后最终决定离开而回到社会中生活的时候,我决定带上乐正绫一起。

  “不行,离开了神殿的范围,这个世界里可找不到供我行动的法力浓度了。”

  它摇了摇头。

  “更何况,我没有作为血肉生物的感情,我也没有去你们所谓社会中生活的兴趣。”

  “没关系,我有办法。”

 

 

  “在说啥呢?”内屋走出来一个扎着麻花辫的棕发少女,亮红的眼睛很耀眼。

  “呀,这么快就好了?”

  “是啊,这要多久嘛。”

  “那就给他们吧,我正在给他们讲故事呢。”


评论(4)
热度(10)

© NA疯皇冤胸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