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疯皇冤胸针

南北组糖厂员工,短篇是主业。

【南北组】守护者与女巫

 上.

  那天上山采药材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新东西。其实就是一条以前没有见过的路。很神奇,自己在这里已经住了几十年了,竟然还有我没有找到过的路。

  说不定里面还有更好的药材呢。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我沿路缓缓探了进去。初时,路边还是同之前的山路一样的景色,普通的蕨类植物遮遮掩掩,零散的大树又恰到好处地挡住了阳光。

  这让我很难辨认这泥泞的道路究竟在何方,究竟有没有到头。

  可是走着走着,却又逐渐发现不同了。高大的树木逐渐减少,阳光也能洒下来照在路上了。而低矮的蕨类植物像是约定好了一样散开,竟是露出了地下慢慢浮现的石板路。

  这里竟然还是有人烟的地方。

  这个发现很令我惊讶,能躲过我的感知的人,肯定是很厉害的角色。我不禁更加小心谨慎了起来。

  但是很快,我就觉得我的做法其实没有什么用,因为我第一次听到了它的声音。

  “凡人,你来此地有何事?”

  之后的事情,简单地说就是我被请了进去。路的尽头,是一个神殿,或者说,是一个监狱。这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关押着曾经犯过大事的一位邪神。

  在审判下达之前,它将一直被封锁在这里。当然那个声音并不是来自那个邪神,邪神此时已经沉睡了。

  那个声音,来自神殿的守护者,换个说法,就是狱卒。守护者的形象很漂亮,是个女子的造型。散落的棕发就像是瀑布一般,而那通透的赤红眼瞳,象征着它守护者的身份。

  但是,它的皮肤十分冰冷,因为,它本质上,不过是一个机械造物罢了。

  这是我在与它相识一段时间之后才知道的,因为她看起来实在是太美,太真实了。最大的缺陷,就是它并没有心了吧。

  “阿绫?”对了,它也有自己的名字,叫乐正绫。

  “怎么?”它只能凭借自己的认知去模拟一个人类应有的反应,表情虽是在笑,看着却很冷,很生硬。

  这不是一个像这样的女子会具有的神情,但我也知道,它本就不是一个女子。

  每当我看到它的时候,它的表情都在提醒我,它只是一个钢铁造物。

  “没事啊,就是来找你玩。”

  但即使这样,我依然和它建立了熟络的关系。当然,大多数时候,只不过是我在打扰它。它的工作无比枯燥,不过需要它待在神殿里,所以它的时间其实也是很闲的。

  所以当它也把我当作熟人之后,就经常和我说说有关它的故乡,也就是神界的故事。这也是我在那段时间里最感兴趣的事情。

  神界里的故事非常离奇而且吸引人,神与神的纷争比起我以往的想象更加频繁与复杂,也更加残酷。

  或许这也是因为那传说中的万神殿中其实十分民主,并不像人们的想象中那样由神王统治众神吧。

  众神都有自己的意见,而当意见无法统一时,冲突就会出现。

  不过,众神实际上都很爱好和平,所以大部分时候,事情会在看起来波涛汹涌的形势下,突然就和平解决了。

  这一点很让我羡慕啊,如果人类的世界也是这样,我又何必作为一个女巫躲到这深山老林里来呢。

  不过说到在深山老林里隐居,这却是到了我外出游历的时间了。

  即使我不喜欢人类世界的复杂,但是我毕竟也是人类的一员,也是国家女巫会的长老,过一段时间还是要去人类世界探探情况,学习新的知识。

  毕竟一个社会的发展速度,不是个体可以赶上的,就算是像我这样的高级女巫,也要去汲取知识。

  知识就是力量是所有法师的座右铭。

  不得不说现在人类社会的发展真是越来越快,日新月异,社会内的风气也比当年好了许多,这也让我逐渐开始考虑回到人类社会去生活的可行性。

  做一个旅行家,是不是也不错呢?


评论(2)
热度(10)

© NA疯皇冤胸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