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疯皇怨胸针

南北组糖厂员工,短篇是主业。

【南北组】公司职员与便利店

 从来没写过这么长的一篇完 感觉自己太争气了!


  南方的一个小镇里,有一家小茶馆。口碑不错,客人不多只是因为座位少。传来传去,这里成了路过的人常来的一个休息站。

  茶馆的老板娘是一个女孩子,年纪不大。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岁。这是个很神奇的人物,听说还是某国家重点大学的毕业生。

  为什么会在这里开茶馆确实不得而知。

  人们更感兴趣的是她经常给茶客们讲的故事。比如下面这一个故事,就是她常对过路人讲的。虽然,是她讲的故事里,很无聊也很奇怪的一个。

 

  乐正绫是乐正集团的一个职员。说起来她还是乐正家的大小姐。至于为什么只是一个普通职员,说起来也是一种兴趣吧。

  不过这都不重要。今天要说的是大小姐在集团上班时发生的一个有趣的故事,有关一家便利店的故事。

  大概是去年年末的时候吧,乐正绫被哥哥调去省外刚开的一个分公司帮忙。新公司事务繁重,又凑巧有个比较重要的项目立项没多久,基本上全组的人都要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加班了。

  那天正好是轮到乐正绫留在公司加班,工作时间基本就是通宵的意思。工作到凌晨十分,突然听到一个资深组员的一声哀嚎:“完了!买的干粮昨天吃完了没补充!”

  这一声哀嚎基本上让所有人都感到绝望,这大半夜的没东西吃大家都很饿,快餐店又早都关门了。正在一群人饿得半死不活的时候,乐正绫突然想起来自己在公司门口看到过一个标称“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

  “楼下是不是有个全天营业的便利店来着?”稍微向大家确认一下。

  “嗯……好像是有一个哦。”平常记性就比较好的一个员工发话了,“我记得前几天还去那买过水。”

  “那我就去看看有没有吃的好了。”正好乐正绫现在手头的工作差不多了,也有这个时间下楼。

  “那就麻烦大小姐啦!”正在忙的组员们都头来了感激的目光。

  乐正绫起身稍作整理,一看手机……很好,两点十分。这个时候去便利店……就算便利店有吃的估计都不卖了吧。

  不过终究有希望该去还是要去。

  或许是脑子里光想着吃的了,跑出了公司大门才发现自己穿着短袖就离开了暖气房。回头看了一眼电梯,又看了看面前的街道,乐正绫还是咬了咬牙走了出去。

  寒意随着凛冽的冬风灌进单薄的衣服,乐正绫感觉自己快成一块冰柱了。万幸便利店就在街道边上,还真开着灯,门口也挂着牌子,上书“24小时营业”。

  看来是靠谱了。“欢迎光临!”推门进去就听到了便利店标配的欢迎声。

  进门的乐正绫首先感受到的是屋内让人迷醉的舒适温度,果然有暖气真是太棒了。

  其次占据了乐正绫大脑的就是正趴在收银台上睡觉的店员了。这……自己进来门铃都响了也没有半分想要起来的意思,换个素质差些的人进来怕是这店里的东西要给顺的差不多了啊。

  心里虽然很不好意思也感觉很对不起这店员,但为了众多组员的生命,乐正绫还是忍心轻轻拍了拍熟睡的她。

  结果完全没有反应。

  乐正绫这时候却觉得反而蛮有趣的,开始端详着这位年轻的女孩子。虽然趴着看不清晰,但从侧脸看应该和大小姐年龄相仿,长得应该也很可爱。比较奇特的应该是这女孩生着一头灰色短发,也不知是不是染的。

  稍微看了看,大小姐觉得应该用更大的力叫醒她,不然自己可能要为组员的生命负责了。

  最终,在乐正绫的拍打下,那女孩终于迷迷糊糊地抬起了头,与乐正绫对视了起来。然后, 变得满面通红。

  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灰发女孩转过身去,背对着大小姐道了个歉。

  “睡着了十分对不起,真的没想到这个时候也会有人来……”

  但是转身真的没有什么用啦朋友,你那耳朵已经出卖你了。心中吐槽,但默不作声,乐正绫直接抛出了自己来这里的最大目的。

  “啊,没关系的。请问有什么吃的东西吗?”

  结果听到“吃的”两个字,灰发妹子瞬间就转过了头来。“车仔面、小笼包、馄饨、饺子都可以做你想要什么?”

  这怕不是一个吃货,这一秒乐正绫刷新了她内心的看法。思考了一下组员们的喜好,乐正绫粗略的计算了一下要点的东西。

  “那就两份车仔面一份饺子两份馄饨。”

  “好的。不过要现做哦请稍等一会儿。”说着灰发店员就转身进里屋拿食材去了。

  可乐正绫明明听到了小声嘀咕着的“怎么就没人喜欢小笼包呢?”的声音。

  嗯……这怕不是一个喜欢吃小笼包的吃货。

  “对了,再要一份小笼包吧。”朝着已经进去的她补了一句。

  直到那天加完班回去乐正绫也不知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说,反正身体的反应要比脑子快。

  倒也没等多久,15分钟左右这些东西也就做完了。稍微帮着装进袋子里乐正绫便提回了公司。只当今晚的经历是一个小插曲。

  却完全没想到这会是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常态。

 

 

  虽说之后一段时间没有那天那么忙的工作了,上班时间也在乐正绫(凭借自己大小姐的身份)的强烈要求下为了员工的生命着想而做了适当的调整,但大家都十分喜爱上次在楼下便利店购买的宵夜,甚至于传到了上次没在加班的组员耳朵里,导致了现在一到晚上十点来钟大家就个个喊着吃宵夜。为了能好好吃宵夜不少人甚至晚餐都少吃或不吃。

  真是可怕,乐正绫都不禁感叹。自告奋勇的大小姐现在成了小组专用的宵夜负责人,专门负责下楼买宵夜。

  也因此有了后面的故事,她和她的故事。

  每天都去那便利店,或多或少的了解了些有关那便利店的事。那灰发女孩其实就是便利店的店主,事实上工作人员也就只有两个人。白天通常是她的弟弟在看店。他们的家就在便利店这栋楼,非常方便。

  关于开店的原因,两人也曾谈起,也就是那女孩毕业之后无聊找不到事做,跑到弟弟这里来突发奇想了而已。

  关于那个女孩,嗯……这么叫不太适合,她的名字叫洛天依。乐正绫经常夸赞这个名字很好听,很适合她这样的软妹。结果是被狠狠瞪了一眼。

  毫无杀伤力就是了。

  “你会一直在这工作吗?”洛天依正帮乐正绫准备着这一天的宵夜,突然没由来问了一句。

  “啊?会吧。”正在看手机的乐正绫有些迷糊没听清楚,随意接了个话。

  “唔,那就好。”偷偷笑了笑,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令人开心的事。

  “嗯?你说什么?”似乎听到旁边的人说了什么。

  “没什么啦。”那就没什么吧,估计也不是什么大事。

  明天是假期,所以其实没有必要加班,乐正绫也不是过来帮组员提宵夜的,只是自己想吃。真的只是想吃宵夜吗?也不尽然。

  “说起来阿绫明天不是放假吗?”后知后觉的洛天依终于发现了问题,“今天还加班?”

  “唔,是啊。”借着嘴里的食物含糊回答了问题。

  “像阿绫这么忙碌的人可是少呢,经常大晚上不睡觉的。”

  说这话时,洛天依正趴在乐正绫的座位对面,瞪着眼看着大小姐进食。怎么办有些害羞,乐正绫看着洛天依的眼神,感觉脸颊发烫。

  肯定是热干面的错。

  “其实不睡觉的也不只是阿绫呢。

  “这座城市本身,也经常熬夜通宵呢。”

  说出了无厘头的话。乐正绫不太明白,不过透过窗看着屋外灯火通明,好像又能理解那么一点。

  “没想到天依能说出这种话啊。”

  被白了一眼。天依翻白眼的样子也挺可爱的,大小姐完全没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么糟糕。

  “阿绫的项目快要完成了吧?”

  “是啊,大概再过一周就可以结束了。”

  “诶等等,你怎么知道的?”印象中自己没说过啊。

  “最近阿绫来买的宵夜份数都少了啊,想来应该是加班的组员少了吧,我就猜是不是快要完成了。”

  确实是这样没错,不得不承认洛天依还是挺有观察力的。竖起大拇指表示赞许,然后……继续吃。

  洛天依作为一个对食物十分挑剔的吃货,厨艺确实没话说,覆盖面又广,各种小食都会做。

  不知道天依的其他东西做的怎么样呢?

  “嗯哼,什么时候我开心了就做给你吃。”

  诶,原来自己说出来了吗?嘛算了,有机会吃到洛天依做的饭还是很开心的。

  “呜哇,吃完了!”擦了擦嘴,“天依真厉害。这么晚了,我走啦!”

  “嗯,下周见。”送别了乐正绫,但洛天依也没就这么回去。而是伫立在门口为乐正绫送行,目送。

  直到那人影已经消失不见,洛天依还是呆呆地站着。回过神来不禁摸了摸胸。内心的感觉很奇妙。想了想,还是把便利店锁了门回家睡觉了。

  反正不会有其他人在这个时候光临的。

 

  其实乐正绫是洛天依在夜班时间接待的第一个客人。平时晚上吃完饭等弟弟回家之后, 基本上洛天依就会从内屋里拿出床在收银台后睡觉,便利店的门也会调成上锁的模式,需要手动开门。

  可能和洛天依这样偷懒的行为有关,洛天依从未在夜班时间接待到过客人。

  或许有来的人只是按了门铃也没把洛天依吵醒。

  正巧,乐正绫来买宵夜的那一天例外。那天洛天依白天去参加了同学聚会,晚上赶回便利店坐了一会没拿床就趴在收银台上睡着了。门也忘了锁。

  这才给了乐正绫进门的机会,给了两人相见的机会,给了两人相识的机会。

  从那天起,洛天依就再也没偷过懒,至少在乐正绫来买宵夜之前,她都是一本正经地坐在台前等待那唯一的客人。

  原因?说不清道不明的。

 

  公司项目很成功,得到了上头的强烈赞许。事实上也确实给分公司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机遇。乐正绫整个小组的人决定在公司,在组办公室开个Party来庆祝庆祝。

  大家都玩得很嗨。该吃的吃该唱歌的唱该跳舞的跳该喝酒的喝。乐正绫自然是其中一员,不过仔细思考了一下,她觉得自己也应该给某一位不在组内的大功臣也庆祝一下。

  和大家道了一声,便提了点酒跑向了楼下的便利店。错过了身后组员们暧昧的眼神。

  事实上洛天依早已在等着她。甚至已经站在了门口等着她。绝对不是因为某个组员上班的时候顺路透露了今天项目已经完成的消息。

  没料到的是乐正绫错误估计了自己的酒量,虽然走路还蛮正常的,意识其实早就被酒精荼毒了。一看到站在门口的洛天依就抑制不住自己抱了上去。

  直接把相比自己小一号的洛天依搂得死死的。

  “天依天依,项目成功啦!”一脸得意的样子。

  洛天依有些惊慌,一上来就被狠狠抱住可没在自己想象的范围内。不过看着乐正绫这么开心的样子,算了,随她吧。

  “可要好好感谢你啦!”脸贴着洛天依的脸蹭了蹭。完全没有想过怀里的人会有多么害羞。

  只是感觉到有点烫?

  “感谢我?”洛天依有些摸不着头脑,继续试图挣脱,至少不能让她继续蹭了!

  “对啊,感谢天依小朋友这么长时间为大家提供宵夜啊。”

  “哦……”感觉更害羞了。

  虽然心里面隐约有一丝甜意。

  “那个……阿绫?”

  “嗯?”被点名的人终于松开了手。

  “我做了一些菜……要一起吃吗?”充满希冀的眼睛紧张地看着乐正绫。

  “好啊!”

  做的菜不多,一盘糖醋排骨,小半只蒸鸡。量少,但可谓色香味俱全。可等乐正绫在回家路上被风吹啊吹的逐渐清醒了之后,满脑子只剩自己对洛天依做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事。

  突然就紧张了起来,万一被天依讨厌了怎么办。

  至于洛天依,心里其实也满是纠结。自认比较聪明的她,唯一没能看懂的,或许就是乐正绫对她的感情了吧。虽然有着那么些把握,却总不敢去赌那可能性。可能是因为内心的不自信吧

  明天再好好谈谈好了,两人都是这么想的。

 

  可是没有明天了。分公司的任务完成的很好,项目提供了足够的发展空间,不太放心妹妹的总裁把乐正绫召回了总部。

  甚至人亲自来接了。

  这导致了乐正绫最后都没能和洛天依道别。

  本以为相见乃至畅谈都是小事。直到分离了才知道不留下联系方式是多么的愚蠢。

  可悔恨是多么无力。

 

  离别总是痛苦的,听故事的茶客经常这么说。不过因为这个故事相比其他的不那么有趣,也不好理解,所以茶客们不想去过多谈论罢了。

  不过也有例外。

 

  “故事之后怎么样了?”有比常人更强烈好奇心的过路人茶客问了问,手拨弄着头上盖着半张脸的帽子。

  “听起来故事没完啊,还有后续吧?”

 

  老板娘沉思了一会儿。

  “确实是有的,不过没什么意思罢了。而且,即使在寻找,两人也没有见面了。”

 

 “唔,这样啊。”茶客看起来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但又抬起头笑了笑“不过也是,这种故事听起来就像编的嘛,没编好的故事确实也是这样。”

  “哦?你怎么就知道这个故事是假的呢?”老板娘感兴趣了。

  “正常人经历一个事件,又没有后续的交流,怎么能知道双方的想法嘛。”

  “嗯哼?看不出来你观察力挺细致的嘛。”老板娘用手挑了挑搭在肩上的麻花辫。

  “看不出来?”茶客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似乎还有些伤心,“看不出来还听不出来吗?”

  莫名其妙的问句。

  “哦?那你真的觉得这个故事是编出来的吗?”也很莫名其妙。

  可听到这话,茶客突然就笑了。

  右手摘取了头上的大帽子甩了甩头,阳光中,灰发映衬着的笑颜更显美丽。


评论(2)
热度(28)

© NA疯皇怨胸针 | Powered by LOFTER